密集裁员、业务调整、投资人撤离:在线教育“大逃亡”

被裁员工们都是在线教育过热的牺牲品,他们是被资本与平台“雇”来割韭菜的刀,“现在割韭菜的人都离开了,刀也就没用了。”“下周在线教育平台会进入密集裁员期,比现在社交平台上曝光的裁员消息更集中。”一位K12行业高层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7月下旬,包括新东方、好未来、高途、作业帮、掌门一对一等含有学科类培训的在线教育平台纷纷传出裁员消息。“眼见他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成为第一财经对话的裁员员工口中,被频繁引用的词。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起高楼’时理智地急流勇退?”

“因为‘高楼’时的红利太大,‘楼塌’得又太突然。”

密集裁员、业务调整、投资人撤离:在线教育“大逃亡”

密集裁员节省开支

7月29日,关于美股上市公司掌门一对一裁员的多张图片在社交平台广泛传播开来,被裁员工表示,“劳动合同当天解除完,电脑也当天全部打包完,(速度)非常快。”

随后,掌门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根据国家最新政策的要求,公司在按照国家政策指导,调整学科和低幼产品团队,转型增大素质教育团队,主要优化的是低幼段项目团队,其他产品团队都会按照国家政策要求进行授课时间等合规的调整,也进行着正常的授课。

掌门创始人张翼也在其朋友圈发文回应称:“根据国家新的教育政策的引导,现有业务将根据政策引号更好更健康有序发展,同时加大素质教育的投入,不得已送别一些业务的伙伴,也在寻求更多素质教育方面的人才加入,以符合社会的期许。”

除了掌门,高途创始人也公开回应了裁员事宜。7月30日晚上,高途集团创始人陈向东发布内部信,确定了裁员一事,但并未公布具体裁员人数与比例。他在信中称:2021年,面临巨大的外部变化,如果不做出大的变化,公司处境就会异常艰难,现金消耗就会吞噬整个公司,公司就会再次走向“死掉”。

陈向东称,“我们之所以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核心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必须严格遵守‘双减’政策,必须改变运营模式,必须聚焦人力、物力和财力,必须为未来的发展备好充分的弹药和资金。”

30日晚上内部信下发后,高途内部员工在31日密集离职。一位高途山东济南地方中心的运营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济南中心大约3000名员工几乎全部离职,正式员工全部都是N+1赔偿。除了济南外,全国13个地方中心均需要在这几天全部关闭,郑州中心确定会留下辅导老师中心,但武汉与成都目前还不明确,每个中心上千人,全国范围被裁人数高达上万人。核心位置如北京的高途初中运营中心,也裁员80%—90%,员工给予N+1补偿,缩减人员、压缩成本、节省开支,成为当下教培平台生存的第一要务。

另外,刚刚提交赴美上市招股书的火花思维也在大幅裁员,记者了解到包括教研、中台等岗位共裁员近50%。对此,火花思维方面予以否认,称“不可能”达到这个比例。

逃离教育圈选择出路

虽然是集体“裁员”,但这些教培机构大多劝服员工选择主动离职,在告知当下政策管制大方向后,劝说员工在如今特殊的环境与时间点暂时离开企业,以个人原因走OA程序申请离职,之后再签署纸质离职材料,以及纸质补偿协议。

在政策管制与裁员趋势下,离开后的教研人员们,还会再回教育行业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多位行业人士,半数以上选择了不再回教育行业。

一位高途课堂北京中心的运营人员表示离开在吸纳教育后不会再回教育圈,现在已经确定要尝试电商行业。上文所提济南中心高途员工表示会尝试山东其他企业就业机会,比如海尔、海信等,但也不会再去教育行业。

当然也有让人选择仍旧留在行业内。从事用户增长的一位教育运营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侧重于继续留在教育行业,他认为教育业务还能继续从事,只是不再是过去的玩法,想要赚大钱的也不适合继续留在这个行业。

另一位被裁掉的学科类教研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还不确定出路在哪里,在考虑的选项有自己单干做一对一家庭辅导,大概能保证每小时400元至600元不等的收入,但是被举报处罚的风险也很大;其次在考虑加入学校继续担任教师职务;第三条路就是回老家,考取公务员。

逃离教育圈的除了过去的就职人员,还有一度鼓吹风口、吹高行业企业估值、并推崇大打烧钱补贴战的资本。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一家专注早中期投资、长期关注中国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机构已经全部砍掉在线教育投资小组,投资人员全部转向其他赛道;另一家全周期投资机构中,在过去几年投出多个知名在线教育项目的投资人最终决定转换赛道,她表示,过去四个月里,教育培训领域受政策影响巨大,她自己每周也都在接受新的打击,不断调整心态,未来打算接纳当下的结果,继续在以人为本的服务业领域探索,同时探索银发经济、心理健康、医疗服务、企业人力相关的赛道。

转型不代表生存机会

今年7月,国务院印发《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指出提升科学素质对于公民树立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对于增强国家自主创新能力和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7月28日,猿辅导公开宣布转型素质教育,推出首个AI互动内容+动手探究的STEAM科学教育产品“南瓜科学”,采用“AI互动学习+动手实践探究”的学习方式,培养青少年人群的科学素质。6月,瑞思教育宣布品牌升级,从“瑞思英语”升级为“瑞思教育”,并推出然点科学馆、瑞思海芽成长空间和瑞思研学三大全新品牌。瑞思教育董事长兼CEO王励弘表示,此举实为明确成长第二曲线。5月,跟谁学更名为高途,将考研、职业培训等成人业务更名为高途学院,推出“同心圆”考研教学产品生态体系,聚焦成人考研。另将金囿学堂APP更名为“高途财经”,与高途App打通,深入职业教育领域。

政策压力下,学科培训相关平台急忙调转船头,调整业务,一时之间,素质教育、成人教育、教育硬件产品似乎成了在线教育公司谋求转型发展的三条新赛道,但这三类细分赛道自身的天花板高度决定了过去在线教育大行业的盈利空间一去不复返,教育行业去资本化、去营利性成为明确趋势,企业转型已不能代表完全的幸存机会。

以职业教育为例,Bonjour Hi成人英语培训创始人朱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成人群体的钱并不好赚,行业早期,大部分从业者并未将职业教育重视起来,而现在政策出台后的整体转型,再入职业教育这个赛道,他也并不推荐,因为这个赛道客户非常单一,他们大部分报名参与的核心原因来自于事业层面如果不进一步提升、就会被淘汰的压力。“成人英语赛道过去大品牌赚钱的传统已经行不通了,现在行业逐渐转向小作坊化。”

无论选择哪条细分赛道重新出发,当下凡是涉及学科培训的教育机构都在发生大震荡,一位作业帮运营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行业都在观察大形势,具体细节化的业务布局与战略调整还需等到政策明确落地、裁员差不多结束之后,才会逐渐进行。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不论是仍有资金储备进行业务调整的教育机构平台,还是转换赛道的投资人,都不是这场大震荡里最受伤的群体,最惨的当属被裁员的教研人员。动辄过百万的薪资在行业高潮时将他们捧上天,大动荡时的裁员又将他们甩至谷底,上文所述运营人员表示——被裁员工们都是在线教育过热的牺牲品,他们是被资本与平台“雇”来割韭菜的刀,“现在割韭菜的人都离开了,刀也就没用了。”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