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印度工程师越来越多,把种姓歧视也带来了

虽然更多印度工程师进入硅谷工作,在印度当地盛行的种姓制度也随之而来。低种姓的工程师们表示,美国科技公司不理解种姓歧视,也没有明确禁止基于种姓的歧视。

以下是翻译内容:

1999年从印度移民到美国的数据库管理员本杰明·凯拉(Benjamin Kaila)每次到美国科技公司应聘时,都会祈祷在面试过程中没有其他印度人。这是因为凯拉属于印度社会等级制度中地位最低的种姓“达利特”,以前在印度当地被称为“贱民”(untouchables)。

硅谷一直存在多样性问题:其仍然由白人和亚裔男性主导,黑人和拉丁裔员工的代表性仍然不足。但多年来,随着有关精英管理的争论愈发激烈,科技行业对印度工程师的依赖导致了另一种歧视的滋生,这就是种姓制度下的歧视。而像凯拉这样的“达利特”工程师说,美国雇主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凯拉说,在过去20年里的100多次合同工作面试中,自己只得到了一个工作机会,因为总是另一个印度人亲自面试。凯拉说,当面试小组成员有印度人时,他会面对一些似乎是为了弄清他是否属于高种姓的个人问题。

凯拉说:“他们不会提什么种姓制度,但他们很容易就能认出我们。”他滔滔不绝地说出辨认自己可能是达利特的所有招数,包括肤色更黑等等。

硅谷印度工程师越来越多,把种姓歧视也带来了

图:电视剧《硅谷》里的印度裔程序员

印度种姓制度遗留下来的歧视很少被当作硅谷持续存在多样性问题的一个因素。数十年来,科技行业从少数顶尖学校招聘人才,或者依赖H-1B签证体系招收高技能员工的做法已经塑造了技术劳动力的种族结构。尽管如此,“达利特”工程师们表示,科技公司并不理解种姓歧视,也没有明确禁止基于种姓的歧视。

今年6月,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部对思科公司及其两名前工程经理提起诉讼,指控他们歧视一名“达利特”工程师。

诉讼宣布后,为“达利特”争取权利的非营利组织在三周内就收到了近260名美国科技工作者关于种姓歧视的投诉,投诉内容包括基于种姓的诽谤和笑话、欺凌、歧视性雇佣行为、同行评议中的偏见以及性骚扰。投诉最多的公司是Facebook(33人),其次是思科(24人)、谷歌(20人)、微软(18人)、IBM(17人)和亚马逊(14人)。而在谷歌、苹果、微软、思科和其他科技公司工作的30名印度女工程师称,她们在美国科技行业面临着种姓歧视。

美国科技行业对印度员工的依赖越来越大。自2009年以来,美国已经签发了170多万份H-1B签证,其中65%的人是印度籍。卡托研究所移民政策分析师戴维·J·比尔(David J. Bier)说,近70%的H-1B签证持有者在科技行业工作,而2003年这一比例还不到40%。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南亚问题的教授德维什·卡普尔(Devesh Kapur)发现,2003年,在美国工作的印度移民中,只有1.5%是达利特或较低种姓的成员。

大型科技公司的年度公司多样性报告通常不会区分东亚或南亚的员工,也不会深入探讨种姓、阶级或性别的社会经济差异。

“就像种族主义一样,种姓主义在美国和科技行业依然存在,”微软驻西雅图工程师拉加夫·考希克(Raghav Kaushik)说。他的种姓在印度属于高等级的统治地位,但多年来一直从事平等倡导工作。“思科发生的事情不是偶然,实际上更普遍。”

思科发言人罗宾·布鲁姆(Robyn Blum)在一份声明中说:“思科致力于为所有人提供一个包容性的工作场所。我们在报告和调查员工提出担忧方面有健全程序,自2016年起就是如此。我们已经确定我们完全遵守了所有法律和我们自己的政策。思科将积极为自己辩护。”

“达利特”工程师说,大多数印度高种姓阶层的员工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的等级特权,认为种姓偏见已经是过去式。事实上,诸如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亚马逊董事会成员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的种姓婆罗门在印度当地属于最高等级。

Facebook、苹果、谷歌以及微软发言人均表明致力于为员工提供多元化和包容性的工作场所,禁止任何歧视和骚扰。

2006年微软内部电子邮件显示,种姓歧视是科技行业长期存在的问题。那一年,在印度政府宣布针对边缘化种姓的平等行动措施后,公司内部论坛上发了一场辩论,讨论的焦点是“达利特”应聘者的门槛是否被降低,以及他们天生的智力和职业道德问题。微软HR进行了干预,但只是暂时关闭了话题。

考希克和当时在微软工作的Prashant Nema说,没有员工会因为对达利特表达偏见而面临后果。微软发言人表示,微软鼓励并促进所有员工的对话和反馈,但拒绝对2006年帖子的细节发表评论。

思科诉讼中的申诉人是一名印度工程师,名叫约翰·多伊(John Doe)。他声称,由于两名经理都知道他是“达利特”,自己的薪酬较低,工作机会被剥夺。诉讼还称,多伊因抱怨工作环境不友好而遭到报复。

业内人士表示,此案将对科技公司在美国的运营产生明显影响,但也会使在印度运营的跨国公司更加关注这个问题。

30名“达利特”女工程师正在敦促其科技行业雇主和整个美国企业,将种姓纳入一个受保护的类别,这样她们就能安心地向人力资源部门报告这类偏见。她们说,之所以移民到美国是为了逃避在印度顶尖工程学院遭受的欺凌和虐待,那里占主导地位的种姓人群质疑她们的开发能力。但诸如印度理工学院等也充当着向硅谷输送技术人才的主要渠道。例如在思科案例中,多伊和他的经理都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孟买分校。

哈佛大学教授阿姜塔·萨勃拉曼尼亚(Ajantha Subramanian)说,印度理工学院通过强大的校友网络推动年轻一代进入硅谷,在美国科技文化中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萨勃拉曼尼亚说:“尽管种姓偏见并非印度理工学院独有,但它在校园里很普遍,因为高种姓的教师和学生普遍认为他们优于低种姓。”

被认定为“达利特”的后果还可能导致同事的排斥,甚至在办公室之外也是如此。一位工程师说,他与其他思科员工分享了一则批评婆罗门至上的新闻后,被暂时从WhatsApp的一个团队中开除。

微软的考希克说,种姓偏见的普遍存在使得思科案的结果更加紧迫。微软谷歌亚马逊怎么想都不重要了。他们必须按法律来办。”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