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一年,黄光裕深陷宿命牢笼

出狱一年,黄光裕深陷宿命牢笼

宝哥说

生命所有灿烂,终须寂寞偿还。

“江湖没有黄光裕,但处处有他的传说。”

传说的终结与诞生在2008年。那一年,第三次成为中国首富仅一个月的黄光裕,就因内幕交易、非法经营和行贿罪入狱,一大批潮汕帮高官紧随落马,妻子杜鹃则与铁窗泪擦肩而过。彼时,官商勾结、商战情仇、政治角逐等传言漫过街头巷尾。

弹指一挥间,转瞬十三年:从去年6月假释,至今,黄光裕已出狱一年。

从世纪90年代直到现在,没有人忘记黄光裕。有关他种种信息叠加,人们对这股传奇的风头,从没厌倦——这些年,每次黄光裕“提前出狱”消息流出,资本市场总能给予国美系最热烈的反馈。

只因为,没有任何人会怀疑,黄光裕这三个字的能量。

“我要争气!我要赚钱!我要出人头地!”

好,那就看看黄光裕!

——这一个在2004年、2005年、2008年3次问鼎中国首富宝座男人,仅13岁就背井离乡,吃尽人生苦楚,最终逆天改命。

可以说,他曾是无数人心中白手起家,改变命运,做上大老板的商界偶像。

可以说,他近30年叱咤商海的漫长时间,激进、大胆、杀伐果断,是他最显著的标签。

那也是一个最为激荡,商战异彩纷呈的时代。

出狱一年,黄光裕深陷宿命牢笼

那个时代,黄光裕曾对垒一众大佬,他强悍的身影,时常充斥在各大媒体头版头条——他曾为了压低经销商价格,与格力集团隔空喊话,争勇斗狠,引发了国美和格力在全国范围内的经销商大战。从此之后,格力开始自营门店建设,董小姐被迫低头。

而黄光裕与老对手张近东的故事,时常被人津津乐道,即便后者现已黯然出局——2008年前,作为进攻方的黄光裕,当“美苏大战”到了白热化阶段,甚至不惜减持股份,从资本市场套现14亿,只为开店,只为与苏宁打一场决定霸主地位的惨烈价格战:“价格战打到苏宁与国美合并为止!”

以至于,凶狠的黄光裕直到入狱,也未曾低头。

这些年,妻子杜鹃在前方冲锋陷阵,黄光裕则在牢遥控指挥,国美不仅一举荡平内部控制权之争,更与新锐的零售力量直接对垒:“价格战目的就是要干掉京东。”2012年国美火力全开,与京东开启了价格战。彼时,国美甚至不惜以所有门店、产品比任何电商渠道价格更低为代价,将近2000家门店全面加入战争,并多次在公开场合对刘强东放出狠话。

以价格战开路、以规模化取胜、外加大肆并购——在黄光裕入狱前,永乐、大中、三联商社等多家风头正劲的公司,无一不成为他野心的拼图。这就是黄光裕强大的能量,这就是资本市场在出狱前,一直对他存有念想的根源。

但是,正如一切激动人心的故事都有一个关键人物,而一切悲壮的故事结局都有一个关键的转折。

对黄光裕来说,2008年是一次,2021年又是一次——第一次转折,黄光裕错过了新时代的机会,第二次转折,黄光裕或许成为了旧时代的注脚。

去年6月24日,黄光裕假释,回到了他曾经历过无数战斗的鹏润大厦。到了今年2月,黄光裕正式刑满后发布公开信,宣称“将力争用未来18个月,使企业恢复原有市场地位。”随后,国美变身“真快乐”。

国美零售股票一度达到2.55元高点,相较入狱前期低点0.84元涨幅超200%。市场一片亢奋。

这似乎是一个英雄归来的剧本,但现实却给予了黄光裕沉重一击。一年过去,国美零售在二级市场持续阴跌,逐渐回落到黄光裕归来前的水平,甚至在仙股的边缘左右试探。

出狱一年,黄光裕的能量就在逐渐散尽!

01

黄光裕的关键一战,市场并不买单

“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2021年2月16日,8个月的假释期后,黄光裕终于恢复自由身。两天后,他召开国美集团高管会,立下军令状,发布公开信:“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而在4月7日的电话会议中,黄光裕谈及国美未来,更是提及21次“我相信”!

终于,到了2021年6月,出狱一年的黄光裕,迎来了自己的关键一战。

提前一个月预热“真快乐”618,这是频发豪言壮语的黄光裕,交出的一份万众期待的答卷——实际上,黄光裕一个月持续让利,看似效果不错:“真快乐”618期间,全网DAU同比2019年增长270.32%,同比2020年增长189.11%;全网新增访客量总占比达78.83%,同比2020年增长114.32%。

但是,即便黄光裕亲自坐镇,但市场反应却教人眉头紧皱——6月1日至7月1日,国美市值从288亿元跌至238亿元,一月内蒸发50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真快乐”从0到1需要时间,且“同比增长”意义不大。

但资本往往缺乏的就是耐心。更不要说,国美身边如今强敌环伺——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国美零售线月活由过去的3000-4000万,增长至当前5000万左右,但与“真快乐”相近定位的拼多多相比,后者近期客户端月活数据高达2.3亿。

出狱一年,黄光裕深陷宿命牢笼

更不要说,国美还在京东:这一家黄光裕口中曾要“打垮”的京东上,开起了直营店。而两者早已不是同一量级的选手——国美零售店累计评论在1万以上的单品,是一台高折扣的70英寸电视,而搜索京东同类型商品,评论量达到100万+。

这是一种天上与地下的差距。

哪怕与“转型不力”的老对手苏宁相比,国美在天猫平台表现也乏善可陈——据久谦咨询数据显示,今年国美天猫旗舰店618期间销售额仅为1550万元,苏宁易购天猫旗舰店同期达到了26亿销售。

关键的是:这次国美618大促,没有公布商品交易总额(GMV),或者任何与销售额相关信息的战报——这一关键信息的缺失,让黄光裕的豪言壮语,遍布疑云!

另一方面,自从黄光裕重新掌舵国美后,被散户们诟病最大的举措便是他的资本运作——此前,黄光裕先是配股融资44.49亿港元,随后,又将国美管理旗下三个自持物业提前出租予国美零售,后者将以发行代价股份的方式支付租金175.76亿元。

熟稔资本腾挪术的黄光裕,没有丢掉自己的看家本领:左手倒右手,快速抽出资本弹药——一如当年,国美借壳上市,不出一分反倒白捡几亿真金白金。

可黄光裕的资本运作,却在多个平台遭到了散户的臭骂,称其“割韭菜”。

此外,无论是2020年4月拼多多认购国美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成为国美潜在的第三大股东,还是与京东密切接触,开始一系列的合作。

与早些年持续并购不同,这次黄光裕不再是棋手,而成了“棋子”。

拉帮结派,搭台唱戏,准备弹药:黄光裕出狱后一通操作,却挡不住一年来美系股价的持续走低。

而人们对黄光裕的信心,也在持续散尽!

02

黄光裕的光与暗,超强掌控欲和独断专行

“他一言不发,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看着你,你感觉自己仿佛是笼子中的一头猎物,你不可能和他有平等对话的机会。”

在相关报道中,曾经应聘过国美高管的一位职业经理人表示,黄光裕是他见过的最不可捉摸的老板。

有关黄光裕类似的描述中,他从来不会去员工工位,员工有事,先向秘书通报;他在公司里始终步履匆忙,极少微笑和人打招呼;他在说话时,周围人插不了嘴,一声不敢吭。

回顾黄光裕在人事方面的种种表现,可以鲜明地感知到他的性格中,有着一种孤傲:无论何时,他都是那个高高在上、渴望掌握一切的强势领导者。

出狱一年,黄光裕深陷宿命牢笼

但是,黄光裕性格中的孤傲强势,或许也是国美组织架构矛盾的根源。近期,曾担任国美零售副总裁、国美在线公司CEO向海龙传出的离职消息,就是一个缩影。

作为百度先前竞价排名业务的负责人,这一位曾在百度里掌握实权的二号人物,在2020年8月加盟国美,担任国美线上平台公司CEO后,紧接着,同年9月,向海龙成为国美零售控股执行副主席,兼任国美在线CEO。

彼时,向海龙被视作国美在线转型的重要人物,这引发了行业巨大关注。人们期待着,一位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将给国美带来的改变。

可向海龙近期接受媒体专访时,却以前百度高管身份露面,对“国美”只字不提。这是一种微妙的变化——甚至有消息爆料,现阶段向海龙已经“脱离”国美,已从集团离职。

而向海龙离职的原因直指黄光裕——相关报道显示,向海龙带领的电商团队与黄光裕的经营理念有着冲突,比如,真快乐APP中的门店“视频导购”功能便是黄光裕坚持加上去的,但是向海龙领导的电商团队对此则持保留态度。

此外,国美内部也传出了电器公司CEO张德炬会在年内 “被下马”的传闻。

高级人才的流失,对处在快速转型期的国美,以及致力重振雄风的黄光裕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但是,正如黄光裕的性格呈现的那样,他极强的掌控欲,在管理中显现的往往就是独断专行。

“每天他藏在他那深如宫殿的办公室里,除了全国几大区的营销总监能和他直接讲话,下面的人很少能见到他。”在相关采访中,国美的中层干部表示在国美,中层经理一般很少能见到黄光裕。

但是,将自己牢牢包裹起来的黄光裕,掌控欲却丝毫不减——事实上,黄光裕不仅亲自考核每一次高管人员的任免或升迁,就连分散在全国各地的二级、三级公司的经理,他也亲自过目。

某种程度上说,黄光裕就像风暴眼:所有人都必须跟着他打转,不行就换人。

这些年里,频繁更换高管,只是黄光裕管理的常态——在相关报道中,黄光裕的亲妹夫张志铭,甚至都不敢在黄光裕面前大小声,“温顺得像个孩子”。即便这样,他也曾“五起五落”。

可以说,从商业中摸爬滚打几十年的黄光裕,拥有着丰富的商业经验,生意上杀伐决断,极有主见,不到南墙心不死。

这是他成功的生门,或许也是他失落的命门。

03

没有神话的人物,只有神话的时代

“是谁在神话黄光裕?”

出狱一年,黄光裕深陷宿命牢笼

2020年6月24日,黄光裕被假释出狱,伴随舆论一阵狂欢,媒体强硬质问。

这个时代没有谁能真正成为神话——《2019年中国家电行业年度报告》显示,我国家电零售规模8032亿元,其中,网购占整体家电销售比例超41%。

划分下来,京东占了22.39%,苏宁18.09%,天猫11.72%。而曾经零售霸主国美,渠道占比仅有4.88%。

十三年前, 国美零售总营收为458.89亿元,如今,国美零售总营收441.1亿元。

十三年前,国美零售家用电子产品零售的营收占比为92.88%,如今,这一数字变为90.43%。

十年前,国美线上商城正式启动,可2020年上半年,国美线上营收占比仅为1.2%。

时间仿佛一个巨大的牢笼,困住了国美,也困住了黄光裕。

更不要说国美零售那糟糕的盈利表现。从2017年至今,国美零售已多年未能盈利——2017年至2019年分别亏损4.5亿元、48.87亿元及25.90亿元、69.94亿元,四年国美零售累计亏损就达149.21亿元。

出狱一年,转型不利,人事频繁变动掀起巨大波浪,外加历年来持续亏损拖累,黄光裕与国美似乎真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刻。

曾有观点指出:谁该为黄光裕的失败买单?

可以肯定的是,时代从未抛弃过国美,正如时代从未抛弃过张近东:

B2C电商、社交电商、O2O、生鲜零售、下沉市场、手机制造、直播带货平台,新零售赛道等等,国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翻身的机会。甚至连国美酒业公司,都开始售卖酱香白酒。

这些年里,国美尝试过零售的所有风口。而黄光裕和国美所做的每一次战略抉择,都没有脱离时代。但唯一不同的是,他从2008年前的主动革新者,变成了被动的追风者。

某种程度上说,黄光裕与张近东这两个截然不同性格的零售风云人物,面对零售新时代的风起云涌,都慢了半拍。

究其一切,难道真是黄光裕个人性格所致,又或者是宿命论?

很难说,这算不算一种唯结果论的变形。毕竟,在黄光裕最风光的时期,没有人会去指责他性格缺陷。相反,黄光裕的饱富磨难的经历,更容易令人心有戚戚。

有一位熟悉国美的网友,曾在2010年发过一份网帖:

“17岁跟着大哥到北京做生意,一手创建国美,中间经历了多少白眼和辛酸,只有他自己清楚。后来虽然成了中国的首富,但是内心的自卑和不安全感并没有消失,他剃了一个大光头,一上台就双手抱拳:‘在座的各位都是我大哥’。

回答媒体提问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害羞,说话非常谨慎。那时得知,黄光裕的办公室有400平方米那么大,平时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很少和下属沟通,非常孤独,也非常用功,因为事必躬亲,曾经累得眼睛出血。现如今人在狱中,下属还是原来那些下属,国美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国美……”

反观黄光裕的前半生,这样强悍的人物都会陷入如此激烈的命运起伏中,难免让人观感复杂。

但无数的事实表明,这就是一个只有一直做对才能活下去,错一步就是悬崖的时代。

如果用时代视角去看黄光裕,他一路的传奇经历只说明了一件事:在那段商业野蛮生长的时代里,他抓准了历史进程。

但是,打败行业第一名的,往往不是行业的第二名。

借助更强大的资本,更完善的组织架构,更为健全的商业生态,更为先进方法论、强大现金流和用户壁垒,以及完全颠覆式的商业模式:诸如京东这一类全新的对手出现,正给了诸如国美和苏宁,最为致命的一击。

这是一种商业里降维打击,也是一种宿命的轮回,一如黄光裕当年在全国对传统零售企业掀起了收购狂潮那样。

如今,时代的进程变化更为迅速,强如黄光裕,也只能气喘吁吁,大步快跑,才不至于被时代彻底淘汰。

出狱一年,黄光裕深陷宿命牢笼

黄光裕出狱后第一次公开照片,是为真快乐站台。照片中,他手中握着“还不完美的我”,当年的锐气锋芒不再,多了一些温和。

“生命中曾拥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偿还。”

04

那些最好和最坏的消息

在鹏润大厦里,挂着一幅“商者无域”。

这是李嘉诚的商业哲学,也是的黄光裕经商理念。不过,黄光裕在后面加了四个字:“相融共生”。

这些年黄光裕或许做到了商者无域,却始终没有能学会相融共生——对于竞争者,业内形容国美为“屠刀”,是“价格屠夫”,黄光裕一贯奉行的价格战有利于消费者,但却让供应商叫苦不迭。

这些年来,即便强悍如董小姐,也不能与黄光裕对等谈判。而国美电器向生产商收取各种费用,也加重了供应商的生存压力。更为重要的是,国美的转型似乎是一个伪命题:“黄光裕入狱后,所谓‘遥控指挥’的新业务很多都‘死’掉了,目前的国美依然还是在靠黄光裕39岁以前亲手打造的业务体系活着。”

不得不说,黄光裕如今面对的,可能是一个比他人生前30年,从零搭建起国美帝国更加严峻的挑战。

如今,黄光裕依旧手握大权,在公开场合的数次发言里,人们可以清晰地体味出他的壮志凌云。他有着丰富的经验。但在他入狱的十多年里,中国商业持续更迭,变化无常,谁都无法确保,意外和明天究竟谁先来到。

好消息是,相比张近东的苏宁,黄光裕国美的船,还没有真正沉没。

坏消息则是,没有消息,泯灭众人。而当今的世界,最擅长的就是遗忘。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OKPAI全网诚邀商业观点犀利,喜欢科技的你入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