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亲自站台的NFT,是新风口还是泡沫?

近日,引发市场热议的NFT艺术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行以6934万美元(约合4.5亿元)成交。

这一价格不仅刷新虚拟艺术品拍卖成交价记录,也将创作者Beeple送上在世艺术家售价前三的的宝座,仅次于杰夫·昆斯和大卫·霍克尼。

马斯克亲自站台的NFT,是新风口还是泡沫?

随后,佳士得和Metapurse公司联合发布声明称,买家为Metapurse的创始人MetaKovan。不过,目前MetaKovan真名及现实身份不得而知,其接受访谈仅以声音示人。Metapurse是NFT制作工作室,也是世界上最大的NFT基金。该基金会持有的NFT作品,除了此次创纪录的《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还包括Beeple的《Everydays:2020系列》,以及《Urbit Galaxy》、《F1 DeltaTime III》、《First Supper》等。

到底什么是NFT呢?NFT的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被解释为非同质化代币。NFT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数字产品,区别于可以等价交换的代币,如比特币、以太坊等。它也被理解为数字证书的载体。NFT的对象不限于艺术作品,还包括虚拟宠物、明星卡片、游戏装备、唱片等。

NFT为何突然火爆?

关于NFT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并在2017年因为“加密猫”(CryptoKitties)而广为人知。这个游戏曾一度引发以太坊的网上养猫狂潮,导致网络拥堵,游戏中较为“漂亮”的猫甚至卖到过58万美元。

目前,NFT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按照功能和角色的不同,NFT生态可以细分多个不同的赛道,如专注于构建NFT基础设施的公链,提供NFT流动性的交易平台,提供不同应用场景的NFT平台(如虚拟游戏、时尚收藏等),以及更加有趣的NFT+DeFi等。

其中,艺术品已经成为NFT最受欢迎的一种用途。2020年7月,一幅名为《毕加索的公牛》的NFT艺术品,以5.5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不久后,另一幅反映比特币价格波动性的NFT作品《正确的地点和时间》,也以超过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NFT作品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是在2020年10月7日的佳士得。当时,艺术家本·甄迪力描绘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的NFT艺术系列作品《心灵肖像》第21幅作品,在佳士得拍出了13.13万美元,高于最初1.2万到1.8万美元的估价。这也是NFT数字艺术品第一次在国际著名拍卖场上成交,从此NFT被带入主流艺术市场。

进入2021年,随着加密货币的持续升温,NFT也开始水涨船高。《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以超6900万美元价格成交,打破了NFT的销售记录。这不仅让NFT彻底“出圈”,也让佳士得成为第一家提供具有独特NFT的纯数字作品,并接受加密货币的大型拍卖行。在竞标的最后时刻,大约有2200万观众收看了拍卖直播。

到底是什么点燃了NFT呢?迈阿密收藏家、加密艺术画廊的联合创始人巴勃罗·罗德里格斯·弗莱伊表示,当前对数字资产的狂热是几个因素的结果:其一是由于新冠蔓延,全世界数以亿计的人被限制在电脑前,从而对数字资产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另一个因素,是与当下金融市场的表现有关。从活跃的股市到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价值飙升,都刺激着人们的投资热情。

他还称,现在有巨量资金流入数字资产交易者手中,特别是那些与加密货币打交道的人。很多人赚了大钱,他们懂得如何交易,并想把自己的资本和知识应用到NFT领域。

跑步入场?

NFT突然的火热和超高的热度,吸引了更多的目光和人群。在佳士得《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的拍卖中,波场 Tron 的创始人孙宇晨出价 6025 万美元领先与其他拍卖者,但却在最后一秒被最后买家超过,孙宇晨与《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失之交臂。

据了解,NFT不仅迅速吸引了传统艺术圈中如赫斯特、班克斯等已然功成名就的艺术家,还让更多处于创作初期的”菜鸟”跃跃欲试,有人希望录制短视频或表情包大赚一笔,有人试图将雕塑草图通过NFT出售筹集启动资金。

佳士得战后当代艺术专家诺亚•戴维斯(Noah Davis)表示,在迫使艺术市场走向数字化的一年之后,他们都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尽管这有点令人不安。作为一种机制,NFT有足够的潜力改变现有的艺术品所有权建立模式。他非常期待看到艺术家们利用这项技术,来开创一个充满新的创作机会的世界。反过来,他也期待目睹这将如何颠覆艺术市场。

与此同时,马斯克也在Twitter上称,将“把一首关于NFT的歌作为NFT来出售”。视频中有一首以NFT为主题的电子舞曲。视频中,一个NFT主题的奖杯在太空中旋转,周围围绕着许多加密货币。奖杯的顶部是月亮,而月亮在币圈文化中也指代加密货币。

Twitter CEO杰克·多西也把第一条推文当作非同质化代币出售。3月初,多西发布了一个指向平台“Valuables”的链接,页面打开后,他于2006年发布的首条推文“just setting up my twttr”正在上面拍卖。最高出价来自于数字货币交易公司Bridge Oracle的首席执行官 Sina Estavi,出价250万美元。

根据NonFungible的统计,进入2021年,NFT市场的总交易规模已经达到了约2.36亿美元,远超过往年。2018年到2020年,这一数值为3528万美元、2189万美元、6128万美元,三年累计交易额为1.18亿美元,仅为今年前两个月总交易额的一半左右。

与此同时,NFT日交易规模也呈现出明显增长态势。根据NonFungible的统计,今年1月1日,NFT市场的单日交易规模仅有42.47万美元。但到了3月8日,这一数值已经达到441.01万美元,翻了10倍左右。年内最高单日交易额已接近2000万美元。

风口还是泡沫?

在NFT超高的热度面前,市场参与者到底是投资还是投机,似乎是一件很难界定的事情,驱动投资者的可能是“害怕踏空”。

如果冷静下来,NFT到底是风口还是泡沫呢?目前,就收藏圈来说,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克制。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佳士得这次的“天价”拍卖结果,仅能代表NFT艺术处于当前高新鲜度、强新闻性所带来的关注度和稀缺性,并不能代表作者的艺术水准,以及未来其作品市场的可持续性和增值空间。据了解,Beeple是完全在网上成名的艺术家,2020年以前Beeple从未卖出过任何一件作品,而现在他的作品价格已经能与梵高、毕加索处于同一个档次。

他还称,由于NFT在艺术市场中仍属于一个高科技的“新生儿”,艺术家和收藏者普遍理解和接受它还具有一定难度。收藏家们可能暂时还不会放弃对实体艺术的热衷,NFT数字艺术超越实物绘画、雕塑的日子也许还十分遥远。

更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酒仙桥一姐在《Hi艺术》发文称,此次拍卖是一次规模巨大、异常有效的宣发营销案例。观察了一圈,满怀酸葡萄心态的有,哀叹时代落幕的有,一脑子浆糊的有,满眼放光准备奔向未来的更是大大地有。只是能准确复述NFT是什么单词缩写的人少。

这4.5亿元跟艺术家无关,没有Beeple,也会有Meeple。跟作品无关,用画作记录每一天这种事河原温(日本观念艺术家)早就做过了,在观念上没任何创新。Beeple只是产业内玩家们疯狂摇动的一杆大旗:Ladies and乡亲们,看一看,瞧一瞧!预备,韭菜们这边走!

对加密货币圈来说,NFT的价值似乎也有待商榷。New Yorker专栏作家James Surowiecki表示,虽然NFT是“唯一的”,但并不意味着NFT对应的内容也是唯一的。以NBA Top Shot为例,它是一个用于销售和交易“数字篮球卡”的NFT平台,每个“数字篮球卡”对应了一位球星的比赛“高光时刻”。截至目前,NBA Top Shot平台已经处理了超过2.5亿美元的NFT交易。可问题是,几乎所有这些NFT都不止一个,而是作为有限系列的一部分发行,就像艺术家发行一系列版画一样。

他还称,在这波NFT热潮里,最终的真正赢家很可能不是在NFT领域里投机的人,而是为投机交易提供服务的公司和技术服务方。举个例子,由于ETH在NFT交易中被广泛应用,这为以太坊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实际用例,也会让持有以太坊代币的人受益匪浅。不仅如此,虽然少数投机者可能赚到钱,大多数人也许会以赔钱收场,但是经营这些非金融交易的交易所和公司可能会赚的盆满钵满。

但去中心化媒体平台 Po.et  首席执行官JarrodDicker持不同看法。他认为,NFTs背后的突破性想法是,独特的数字对象可以被确认所有权。要想让NFTs发挥其真正的潜力,需要建立更远的消费体验。而为了不重蹈当前数字时代的覆辙,需要这些平台保持一种去中心化的精神。事实上,非持有者也可以消费NFT内容,并不意味着拥有它们没有价值。恰恰相反。例如,如果一个NFT是为某个特定时刻铸造的,那么这个时刻升值越多,与这个时刻挂钩的资产所累积的价值就越大。

欧科云链研究院方面表示,高价NFT定价逻辑是部分是有艺术或收藏价值,但也有很多高价NFT是炒作,甚至欺诈行为。欧科云链研究院强调,这些独一无二的艺术品或收藏品,并不是“规模化”的工业制品,没有真实确实的市场公允价值。他们还提醒,NTF市场不规范,鱼龙混杂,投机炒作风气严重。目前NFT市场投机炒作盛行,等这轮泡沫破灭后,NFT才能迎来新的发展。

比特币已经在6万美元附近徘徊,2021年会成为“NFT元年”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周永亮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OKPAI全网诚邀商业观点犀利,喜欢科技的你入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