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镇隐藏飞天茅台“替代品工厂”

一面是公安部门的重拳严打,一面是肆无忌惮的私下交易。

3月14日,界面记者从“湖南高院”微信公众号获悉,湖南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湖南省法院消费者权益司法保护工作情况和十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典型案例。其中,高某以4600元买了两瓶贵州茅台酒,经鉴别为假冒注册商标的产品。法院判决:烟酒超市退还高某货款4600元,支付赔偿金46000元。

茅台镇隐藏飞天茅台“替代品工厂”

随着此次案件的判决,似乎也揭开了茅台假酒乱象的面纱。在高额的利润空间面前,总有一些人在铤而走险。

一、一条龙服务 

天无三日晴,在茅台镇浓重的雾气之下,却蕴藏着诸多“难言之隐”,其中“假酒”售卖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你想要假飞天茅台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但是还要低调处理,毕竟被查到了起码要蹲3年的大牢。”李明(化名)心事忡忡地说道。

李明是茅台镇当地一家酒厂的产品推销员,每天在赤水河沿岸的步道上推销产品。但对于李明而言,除了是一名产品推销员外,还有这另一个隐藏身份“假茅台联络员”。

在李明口中,假茅台也被冠以另外一个“别称”——“替代品”。

“我认识一家可以做‘替代品’的酒厂,从选酒到包装,再到物流‘一条龙’服务。”李明说道,“但是需要先付款,之后才能给你邮寄产品。当然对于产品也有很多要求,主要体现在价钱以及产品量上。当然,质量不需要担心,我们可以提供样酒,你确定没问题,再付款发货。”

“当然,‘替代品’从外观看上去和飞天茅台完全没有区别,一般这个包装都比较精细,如果不放心可以让客户验货。”李明补充道。

而所谓价钱高低,实际上主要来自于“替代品”中酒质的选择不同而带来的波动。

“你要先选择罐装的酒,价格不一样酒体的质量也有差异,按照你自己的预期价位选择。我们这边只提供800元以上酒,如果你想要更低的,我们这边做不了。”李明强硬地说。

事实上,对于“替代品”而言,主要利润均来自于酒品的选择上。

“酒质价格高低主要是酒的年份以及品质上。”李明解释道,“其实,‘替代品’中虽然不是真正的飞天茅台酒,而是以次充好的其他酱酒。”

“替代品”从生产灌装,到邮寄收获,仅仅需要1~2周时间。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完成批量生产、灌装,似乎在这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生产加工链条。

而这样的假茅台制造厂并非一家,不仅在茅台镇,还有贵州省外其他地区,均隐藏着这样的“替代品工厂”。

“要知道,做假酒的风险很大,所以购买者需要事先填写一份合同,一方面防止购买者告我们售卖假酒,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严防警察查处。”李明说道。

二、屡禁不止 

一切的冒险都源自于巨大利润的诱惑。

“现在风声很紧,很多人因为做‘替代品’做大牢,毕竟有些客户需求量较大,加上‘替代品’的价格较高,如果被查处,涉案金额足够坐好几年牢了。”李明说道,“但是相较于高额的利润来说,总抱着只要小心低调,就能逃过打击的侥幸心理。”

近年来,茅台假酒案不绝于耳。经过不完全统计,从2021年年初至今,共有湖南、安徽、贵阳、银川、阜宁等地法院针对假茅台案件进行判决。

2月,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秦某方、秦某松销售假冒茅台酒,牟取暴利进行了公开审理,被告人秦某方、秦某松因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六个月,缓刑三年和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20000元和40000万元。

同月,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王某、杨某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的刑事判决。

3月,阜宁警方扣押一批包含假茅台在内的假名酒,累计达500余箱,另有半成品原料60余箱,总案值100余万元。

而就在近期,3月12日,长沙中院审判售卖假茅台的某烟酒超市退还顾客货款4600元,支付赔偿金46000元。

“事实上,不仅仅是今年,很早以前当飞天茅台的流通价值远远高于自身的产品价值时,假酒便在这样的环境中产生了。”业内人士指出。

三、防伪隐患 

事实上,隐藏在假酒案频发现象背后的根源,在于近年来茅台价格过高,市场利润空间巨大所致。

“这几年,飞天茅台终端价格将近3000元,而我们做的‘替代品’只需要800元左右。因此,如果转手在市面上售卖的话,利润空间还是很大的。”李明说道。

在茅台终端销售环节中,众多“受益者”从中谋利,其中不仅有经销商、黄牛分一杯羹,更有假酒制造者享受着“茅台的红利。”

近年来,飞天茅台终端流通价格不断高涨。截至目前,53度飞天茅台终端价格已经约在2700元至2800元不等,尽管对于春节前夕接近3000元的市场售价而言略有降温,但相较于1499元/瓶的官方售价却仍处于高位。

“由于茅台酒集消费品、奢侈品以及投资品三者合一,具有较强的饮用性、收藏性以及投资性,因此价格尽管会呈现短暂下降,但未来仍会呈现整体上涨趋势。”中原基金董事、执行合伙人晋育锋表示,“在出厂价静态不变的情况下,未来2-3年内,直销渠道供应量以及茅台酒装酒量连年提升,均会在一定程度上相对抑制茅台价格酒价格的快速上涨。”

一面是长期处于高位的零售价格,一面是低廉的仿造成本,巨大的利润空间,使得“伪造者们”趋之若鹜。

除市场利润空间导致假茅台泛滥外,从今年以来,酒厂以及部分零售商对于出售茅台的相关规定,也逐渐打破了飞天茅台自有的防伪体系。

当贵州茅台销售公司下发专卖店100%拆箱售卖整箱茅台措施、上海地区盒马生鲜留存飞天茅台酒的瓶盖红色防伪瓶帽时,飞天茅台在鉴别真伪的路上疯狂“裸奔”。

作为鉴别飞天茅台真伪的两大“特征”,纸箱与瓶盖红色防伪瓶帽在鉴别产品真伪上,成为了“绝对”力量。然而,在一系列推动自饮以及平价的举措之下,飞天茅台鉴别真伪的最后一道防线却正逐步瓦解。曾品堂联合创始人阚远彬表示,飞天茅台整箱装的箱子上,有很多可以检验产品真伪的特征。“原箱茅台主要看整体,套色、材质、印刷以及物流码、喷码、RFID标贴、封箱胶带等,这些都能够检验飞天茅台的真伪。”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拆掉原箱以及回收瓶盖逐渐成为推动线下自饮的方式时,也意味着保真措施的缺失,这从很大程度上给制假者可乘之机。随着整体技术的不断提升,相信未来贵州茅台会有相应技术提升产品的防伪措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ID:wowjiemian),作者:冯若男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OKPAI全网诚邀商业观点犀利,喜欢科技的你入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