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o火了:偶像明码标价在线接单,在中国做得起来吗?

宋丹丹和赵本山的小品《白云和黑土》有这么一个经典桥段,当崔永元问二位的梦想的时候,白云老太太大喊“我十分想见赵忠祥!”,黑土大爷当即报复:“倪萍就是我梦中情人!”不得不说,由于赵忠祥老师已经在 2020 年仙去,白云的梦想可能实现不了了。但是如果是在美国,黑土大爷倒是极有可能花上千八百块,和前知名央视主持人兼演员的倪萍“唠十块钱”。

因为美国就有一个网站叫 Cameo,偶像明码标价在线接单,从演员,YouTube 网红、到篮球运动员,录生日祝福视频,打电话,帮送礼物。光靠 Cameo 有人一年就能挣上百万美金。

明星赚了票子,顺便帮你赢了面子

Cameo 本身就是客串、小配角的意思。毕竟一线大牌不会自降身价“在线恰饭”,起初它找来一些名气小的明星,虽然成立在 2017 年,直到去年 Cameo 才迎来真正爆发。

Cameo CEO Steven Galanis 后来总结,“Cameo 上最受欢迎的名人往往‘个性真实、强大’”。比如《哈利波特》中“马尔福少爷”的扮演者 Tom Felton(一则 Cameo 价格 599 美元),史诗巨作《权力的游戏》中的许多演员。无论是 NBA 球星蒂姆·哈达威、嘻哈大佬 Snoop Dogg、还是《老友记》中扮演哈克先生的 Larry Hankin……也许真得可以找到你喜欢的那个。

Cameo火了:偶像明码标价在线接单,在中国做得起来吗?

2020 年的“销售冠军”是出演 The Office 的演员布莱恩·鲍姆加特纳,第二名是被誉为“传奇四分卫”橄榄球运动员布雷特·法弗,排在第六位的是因为 Netflix 纪录片《养虎为患》出名的卡洛尔·巴斯金。用美国媒体 VICE 的话说,“这是为小众明星创造的零工经济。”

名人给粉丝录视频几乎没有成本,照着粉丝下单时写好的文案说,轻轻松松分成四分之三。除了录制视频,Cameo 还提供粉丝跟偶像 Zoom 通话功能。除此之外,Cameo 还在测试其他功能:与明星在线聊天,一对一视频通话。

“Cameo 的使命是创造最个性化和真实的粉丝关系。”Galanis 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 Cameo 的启发,彭博社报道 Facebook 也在开发一款能够让粉丝和偶像互动的应用,名叫 Super。“Super 让创作者、企业家和名人举行在线视频活动。观看者可以打赏,或付钱与名人一起出镜,创作者也可以在直播中销售商品。”彭博社写道。乍一听,Super 有点像可以直播带货的“视频版 clubhouse”。

从 2017 年到 2020 年,Cameo 营收每年增加一个数量级。2018 年底 medium 称 Cameo 有 5500 位名人,而现在这一数字超过 4 万。Cameo 并非开辟了一个全新领域,但是它的成功之处在于不仅能让偶像轻松赚钱,而且利用名人效应建造了新型社交关系平台。

Cameo 为什么火了?

然而 Cameo 还不局限是一款“饭圈应用”那么简单。

传统明星代言要经过品牌、经纪公司、律师的层层递进,除了代言费,这些成本加起来也是不小的一笔钱。实际上,有一些品牌和商家,比如一个汽修连锁夫妻店也可以找 Cameo 名人来做推广,Cameo 简化了名人接单流程,承担了一个“传统经纪公司”的角色。

其入驻名人广泛,演员、政客、甚至投资人,比如明星投资人 Kevin O’Leary 说,让他录视频的 99% 是创业者、商家,他们把视频作为背书发布在社交媒体上。“Cameo 最酷的地方在于它适合每个人,它是民主的。”

Cameo 上不乏偶像直接捞金的现象,平台也从未避讳谈及这点。但是仍有许多明星和粉丝感激这个平台让双方走得更近了。

“不仅粉丝看到了他们喜爱的人,我们也看到了粉丝。我在和你说话,我在和你生命中重要的人说话,这种联系非常强大和重要。”音乐家 Michael Franti 说,“社交媒体的出现让我们一次能与成千上万粉丝交流,但是 Cameo 让我们回到一对一交流的模式,对于艺术家本身来说是有价值的,让我能够一对一感谢支持我音乐的人,因此我在制作每一个 Cameo 时都非常用心。”

说白了,我赚你钱是真的,但我给你送温暖也是真的。

Cameo火了:偶像明码标价在线接单,在中国做得起来吗?

过去所谓“追星”的意思是,粉丝是仰视偶像的。但是 Cameo 创造了一个相对平等对话的地方,让名人卸下“偶像包袱”。比如 Tom Felton(马尔福扮演者)在每一则视频中都没有精心打扮,有时候穿件花花绿绿的“睡衣”就出镜了,非常“亲民”。相反粉丝可以为偶像打分,评价,网友可以清晰看到这个偶像值不值得“下单”。

因此无论是明星还是粉丝都愿意主动将视频发到网络上,给 Cameo 带来新的增长。

中国为什么做不起来?

在国内其实是有相似的产品的,比如 WishR,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贵”。打开 WishR,稍微有些名气的明星都要几万块人民币,相比之下 Cameo 实在许多,虽然名人标价从 10 美元-2500 美元不等,但是超过 1000 美元的名人只有个位数。

Cameo 上做了较为清晰的分类,比如价格段位、几星好评、评价多少、回复时间,而在 WishR 上,由个人下单数量极少,多是明星为商家品牌录制的推广视频,因此你不会在上面感受到浓厚的“人情味”。

不像 Cameo 上一条对布雷特·法弗的评价写道,“我每看一次还是会哭,在我艰难的 29 岁末尾,布雷特送了我一份最好的礼物。我十分感激,每一次都能看到从他眼中传递出的幸福感和希望。你给一个从一开始就尊敬你的人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而其他所谓的“饭圈 App”还是运营粉丝社群,公布明星动态,粉丝刷数据“打榜”,购买偶像周边衍生品来氪金。同样是花钱,在这些应用中,粉丝依然是为偶像“服务”的,而在 Cameo 上,用户会有一种感觉:自己是独特的,以及偶像是在为自己创造价值。

Cameo火了:偶像明码标价在线接单,在中国做得起来吗?

说到底,这还是与文化和社会环境有关。为什么有时候大家觉得国内明星挣钱太多?“其实过去几年,中国的明星市场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大家的报价太扯了,明星片酬在影视剧投资里面占的比重可能会超过一半。因为整个市场没有一种比价机制。美国电影市场其实就是特别公开透明的,每个明星的片酬有一个基本数字。”WishR 的创始人雷涛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如果说商业代言是一个明星商业价值上限的话,那录 ID 可能是一个明星商业价值的下限。”

但在国外本来也有请明星到私人派对“露脸”的传统。用户的喜好可能更加多元化,不是你报了更高的价格,就能证明你更出名,相反可能没人来找你录视频。在 Cameo 评论中,反倒是视频是否有趣,明星是否用心才是用户关注的重点。Cameo 模式或许很难在国内走通,因为每一款产品都带着社会环境和文化的独特性,而成功的产品一定是从社会文化中“长”出来的。

在 Cameo 上,如果用户觉得录视频依然很贵,没关系,也可以花 2.99 美元在线聊天,而平台会尽可能削弱明星光环,让粉丝有种花了钱能被“特殊对待”的感觉。而这在国内是几乎无法实现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沈知涵,责任编辑:靖宇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OKPAI全网诚邀商业观点犀利,喜欢科技的你入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