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的二次上市快马加鞭,本月就将登陆港股,预计融资30亿美元(约233亿港元)

当年的小破站已经成长为“小巨头”,2月份,B站在美股市值创历史新高,飙升至500亿美元。今天即便是美股回调,B站387亿美元的市值也已经接近长视频头部平台爱奇艺(208亿美元)的2倍。

截至2020年底,B站MAU破2亿,预计2023年内将破4亿。用户超预期破圈,也让B站的股价充满想象,至今的一年时间里,B站股票价格从19美元最高涨至157美元,涨幅726%。

那么,在港二次上市的B站要讲一个什么故事?

我们不妨从B站CEO陈睿的演讲中寻找一些答案。去年6月,B站十周年时,他谈到了B站的三个使命:要构建一个属于用户、让用户感觉美好的社区;要为创作者搭建一个舞台,让优秀的创作者能够在这个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才华;第三:是让中国原创的动画、游戏受到全世界范围的欢迎。

如何实现这三个使命?除了高调营销破圈、砸钱拿下《英雄联盟》独家直播版权、大手笔投入自制剧、自制综艺、自研游戏等等,B站也在通过产业投资的方式不断构筑护城河,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

随着B站飞速发展,其投资动作也在加速,投资版图渐次清晰和壮大。

根据企查查近期发布的《2020年大文娱赛道投融资数据报告》,B站以年度17起投资位列文娱赛道投资榜单TOP2。位列第一的是腾讯投资,紧跟在B站之后的是张一鸣的字节跳动。

相比腾讯的“松散联盟”、阿里的强战略协同和字节跳动的无边界探索,B站的投资版图仍维持着较为清晰的路径。

根据公开信息统计,B站过去投资企业数量超过100家,主要集中在ACG(动画、漫画与游戏)产业,包括动漫、游戏、电竞、音频、电商、虚拟偶像等细分领域。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投资版图,图片来源: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2020年5月,B站CEO陈睿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未来三年核心战略,一是内容生态,二是产业布局。我们垂直做了动漫和电竞,水平做了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大会员、直播、电商、线下活动。”

这个思路也一以贯之地体现在B站对外投资上。

谋求少数股权、加速补充内容生态

就在陈睿提出“三年核心战略”的前一月,B站将“企业发展部”进行分拆,分别成立了战略发展部与战略投资部。其中,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由原B站版权负责人张圣晏调任。这体现了B站在投资领域进一步的重视。

一方面,B站在二次元内容领域进一步加码,投资了掌派科技、时之砂、猫之日、影之月等游戏制作公司,收购了国漫制造机绘梦动画,并投资数千万给画师约稿平台米画师。

另一方面,B站也在为破圈做更多投入,布局更多大众化的文娱内容。比如,2020年5月,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入股欢喜传媒。双方将围绕影视剧播出、影视IP衍生开发等进行一系列深入合作。

这部分投资主要为B站的破圈服务。未来三年,用户增长依然是B站的核心目标。在2020年Q4月活用户超过2亿的基础上,陈睿再次提出要在2023年内实现月活4亿的目标。

同时,B站也在巩固自身PCG内容的基本盘,投资了青藤文化、汉卿传媒等MCN机构,防止UP主被挖角,加深与头部UP主的绑定。

这一系列动作都显示出,B站试图通过防守+进攻的组合招数,加固护城河,做大做强。

根据B站财报,截至2020年12月31日,B站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以及短期投资为128亿元人民币。而在投资方面,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短期投资33.57亿元,长期投资22.33亿元。结合当年120亿的营收计算,B站将近一半的收入用于二次投资。

观察B站投过的上百家公司,大多数投资比例在50%以下,极少部分重点公司才会控股或并购,这一类型仅占总投资公司数量的11%。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控股公司(图片来源: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B站不谋求控股的投资理念,明显区别于阿里控股甚至全资收购的强势投资风格,更接近于腾讯的松散式投资。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投资不控股是由产业性质决定的。资本在投资影视、二次元等文娱产业时,往往只入股20%左右,最多不超过30%,投多了反而容易引起麻烦。“一家动画公司,如果你把它收购了,原来的那批人可能就不上心了,他会觉得这不是我的公司。”

这同样能解释为什么文娱公司更青睐腾讯的入股,而并非阿里。阿里的铁军文化在碰上一个相对散漫的行业时,往往不讨巧。“比如你跟人家谈合作,你得请对方吃个饭吧,阿里的人不这么干。人情没做足,开的价又低,公司自然不愿意跟阿里合作。”上述业内人士称。

持有少数股权的B站与投资的企业之间又建立着强联系。纵观B站投资的领域,它不同于字节跳动在内容与社交、在线教育、金融、游戏、无人驾驶等遍地插旗;B站投资的游戏、电竞、直播、番剧等各个领域,最终都与其自有业务和所服务的人群存在强关联。

从大类上区分,B站投资板块主要包括了“游戏”和“内容生态”两个部分。

重点投资“游戏+内容生态”两大板块

1. 投资布局游戏+电竞直播

游戏,一直是B站赖以生存的“现金牛”,长期占据B站营收第一的位置,一度为公司贡献超过50%的收入。也因此,过去B站被戏称为一家“游戏公司”。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过去B站凭借手游联运、海外代理等,赚取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但对于要快速奔跑的B站来说,仅靠联运、代理是不够的。此前,B站游戏业务副总裁张峰就曾公开表示,“从收入安全性以及IP可控的角度,自研都必须要做”。

近两年,B站的确在大手笔投入做自研游戏。

源力星聚是一家专注于精品游戏研发的公司。2019年8月,B站完成对它的控股,并将之变成B站控股子公司即北京游戏研发中心;B站还曾推出自研卡牌类手游《神代梦华谭》,独立游戏《音灵》《寄居隅怪奇事件簿》《Unheard-疑案追声》等。

但这些游戏都没有在市面上掀起大的水花。

自研游戏本身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和财力,B站想要自主研发出爆款游戏并非易事。更何况国内市场已经牢牢被腾讯、网易几座大山所掌握。即便是新晋游戏公司米哈游、鹰角,在二次元垂类手游上的投入,也不是B站短期之内能够赶超的。

新老玩家加速入局,将游戏的行业门槛进一步拔高。前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表示:“游戏行业的竞争门槛已经变得非常高,中小团队会很难承受,如果没有较强的资本支持,会很难跟上行业激烈的竞争节奏。”

投资游戏公司,成为B站加速布局游戏产业链的重要手段。

据不完全统计,过去十一年里,B站投资的游戏公司数量达24家。仅2020年至今,B站就投资了包括掌派科技、Access!、时之砂、猫之日、光焰网络、影之月、千跃网络在内的11家游戏制作公司。

这些公司产出的游戏将在B站上线,其中,掌派科技制作的《魂器学院》上线首日即获百万级用户;由Access!研发、bilibili游戏发行的《机动战姬:聚变》在B站上预约人数已经突破百万。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投资的投游戏公司(图片来源: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除了布局游戏产品,B站也在直播电竞上进行横向拓展。不仅砸下8亿元拿到英雄联盟独家直播版权,还持续投资了一些电竞公司。

2020年12月,B站关联基金投资了上海众沃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该公司旗下拥有电竞MCN机构“叁月半”,其签约艺人包括知名游戏解说和节目制作人小苍,英雄联盟官方赛事解说remember记得、Rita、爱萝莉,英雄联盟解说新星瞳夕、千寻、十一,英雄联盟官方主持人希然,EDG总教练阿布等。

同期,B站还投资了电竞直播公司大鹅文化,公司签约艺人有难言、浣熊君、心态、柔柔、小抠脚、跑跑、耀神、8GK、隔壁老王等游戏主播。去年3月,大鹅文化前CEO王宇阳和前COO王智开加入B站负责直播业务(此前直播业务由陈睿负责),以补足团队的商业化能力。

从财务数据来看,B站在电竞直播上的投入成果已经显现。2020年Q4,B站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0%至11.3亿元;而直播及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18%至12.5亿元,首次超越游戏成为B站第一大收入来源。这与前期B站在直播领域吸纳人才、加大投资密不可分。

2. 见效缓慢的内容生态投资

投资二次元赛道,B站挖的不都是金矿。除了赚钱的业务,B站还买了一堆目前看来不怎么赚钱的业务。

比如,依旧处于未知市场的虚拟偶像。

2016年,B站投资了禾念信息、天矢禾念,前者也是虚拟歌姬“洛天依”的运营商。2017年,洛天依在上海举办第一场全息投影演唱会;后续,洛天依接连代言了福特领界S、维他柠檬茶、必胜客、吉列、百雀羚、欧舒丹等各大品牌,并在节目上跟张韶涵、白举纲、薛之谦等明星同台合唱;她还空降到李佳琦直播间,参与线上直播带货。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也在积极发掘下一个洛天依。2019年B站收购超电文化,并在旗下成立虚拟主播团体VirtuaReal。为了进一步帮助虚拟偶像出圈,VirtuaReal在去年推出新人Vup“菜菜子Nanako”,其中之人(配音)也是众人熟悉的小品演员蔡明。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虚拟偶像率先出圈,让外界看到了中文Vup的无限潜力,一时间包括BAT在内多家公司,在虚拟偶像领域持续加码。

然而,资金投入大、技术尚且不能完全支持,让这一领域发展依旧处于较为缓慢的状态。另外,缺少成熟的商业模式,使得虚拟偶像开发更像是一个烧钱的无底洞,即便是国内第一虚拟偶像洛天依,目前举办一场演唱会也无法收回成本。

而在动漫、纪录片、综艺、影视剧等OGV(专业生产内容)领域,B站依然坚持高举投入。

未来三年,用户增长依旧是B站的主要目标,而内容生态建设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抓手。起初,B站正是凭借番剧为主的OGV内容,吸引一批原住民用户,并通过用户自发的二次创作,提高用户留存度。

2014年,B站采购了第一部独家动画《每度!浦安铁筋家族》,随着A、B轮多家资金注入,B站逐渐在番剧采购上逐渐放开手脚。2016年起,B站新番购进数量连续5年稳居第一,成为当之无愧的二次元第一平台。

除了版权采买,B站也在致力于投资自制内容生产商。统计显示,过去B站共投资了二十余家动漫制作企业,包括《那年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制作方翼下之风,《天官赐福》《一人之下》等作品的制作方绘梦动画,以及艺画天开、中影年年、娃娃鱼、漫漫淘、红小豆等知名动画公司。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投资的动画公司情况(图片来源: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这些企业与B站之间也展开了深度合作。2018至今,B站已经连续举办三届国创发布会,并推出了《灵笼》《请吃红小豆吧!》《镇魂街》《凡人修仙传》《三体》《天官赐福》等多部重磅国漫作品。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项目的制作方多为此前B站注资过的公司。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B站2018国创动画发布会一览

单纯从财务回报上来讲,动画可能不是理想的投资标的。投入大、产出小的特点,让国内动画工作室几乎赚不到什么钱。

B站投资者、灰姑娘基金的基金经理王卓玮表示,除了B站,其它公司投资动画可能都没什么用,因为这个行业很难变现,投资动画公司一定程度上能节省成本,特别是当多个平台争抢一部优质作品时,B站能够在所投公司那里得到优先权。

同时,比起现象级的影视剧综艺,番剧成本已经相对低廉,经典番剧往往具备“长尾效应”,经常被用户翻出来二次、三次观看。

除了维持二次元内容的基本盘,B站还有意与长视频平台一较高下。去年B站在更加大众化的文娱内容方面开始崭露头角。

2020年8月,B站上线了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平台累计播放5.2亿次,豆瓣评分9.3分,成为B站史上最受欢迎的自制综艺;同时,B站还以5.13亿港元投资成为欢喜传媒第四大股东,双方合作首部影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在B站播放量超过4亿,近300万用户追剧,影片豆瓣评分8.2分。

这些内容成为B站拉新的重要武器,也为UP主二次创作提供了素材。但随着平台用户规模的高速增长,新增用户群体逐渐扩大,B站提供的原创内容远不能匹配用户增长增速。

根据海豚投研统计,B站平均每个UP主每月只能更新3个视频,而每个用户每日观看视频在25个左右。在这种强消耗式的创作压力下,B站必须要提供给用户更多的优质内容。

然而,当前B站依旧处于用户破圈阶段,需对内容行业所依赖的广告业务做出限制。据悉,B站广告加载率仅维持在5%左右,并拒绝贴片广告业务,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视频和UP主的营收。

为爱发电不是长久之计,B站也面临着UP主流失、被挖角等多项问题。去年6月,B站与财经UP主“巫师财经”闹分手一事,将这一困境推入公众视野,后续巫师财经离开B站加入西瓜视频,据悉西瓜视频开出的独家签约费达千万级别。

为了留住自己的创作者,B站组建了超电文化,帮助UP主完成“恰饭”,同时还悄悄注资了一些头部UP主的公司。

2020年10月,B站投资UP主“IC实验室”的主体公司——“杭州就有了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新增董事王之清与张圣晏。其中,张圣晏是B站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11月4日,B站再次出手以11.11万元入股汉卿传媒,该公司大股东为B站百大UP主“敬汉卿”。

不过,视频平台之间UP主争夺战硝烟未停,B站为了夺回UP主不惜花下重金。此前,B站知名游戏UP主“敖厂长”曾被西瓜视频短暂挖角,据36氪报道,为了重新请回敖厂长,B站与其签订了高达4000万的合约。

B站投资的边界在哪里?

不得不承认的是,B站在国内已经是商业化最成功的二次元社区。同时,它的扩张虽然快速,但始终没有偏离主航道。

灰姑娘基金的王卓玮长期持有B站股票,他评价说,“B站是一家很有梦想的公司,而这个梦想不止一点、半点。”

的确,在维护社区生态上,B站做出了诸多努力,比如它在广告投放上表现得较为克制,广告加载率仅为5%,也就是说,用户刷20个视频,才会加载到一个广告。

而且B站是至今为止,为数不多的拒绝添加贴片广告的视频网站。过去,外界在评价B站时,习惯将其对标为“中国的YouTube”,尽管在内容模式上,B站与YouTube越来越像,但两家公司的营收结构截然不同。

YouTube是一家以广告收入为基础的视频网站,广告占据其营收的50%以上。YouTube也会给视频创作者分成,根据创作者的视频内容,在开头和结尾安置相应广告,并配合点击量予以创作者收益。

相较之下,B站的收入结构则更为多元,不止有广告,还布局了游戏、直播、电商、虚拟偶像等多项业务。比起YouTube,B站表现出来的野心更接近一家“迪士尼”公司。

飞奔的B站:正在崛起的投资巨头

“太阳照得到的地方,都是我的疆土”。陈睿曾用《狮子王》里这句话形容字节跳动。同样是在高速起飞的互联网新贵,字节跳动则在投资扩张上,表现的更加“无边界”。

资讯APP起家的字节跳动,如今已经是一个业务遍及短视频、社交、游戏、线教育、在线音频、直播电商、无人驾驶等诸多领域的超级巨头。

对比之下,字节跳动的扩张路线更像是“对手有的我全要”。按照已经发生了的,多家互联网大厂都在越过边界,企图从对手的业务中分一杯羹。

电商为核心业务的阿里,近年来在新零售、娱乐、物流、生活服务、健康等领域投资数千亿元;腾讯作为其对手,也在娱乐、生活服务、电商等领域砸下数千亿资金。

在腾讯、阿里两座大山之外,其他新晋互联网巨头也在通过投资扩宽自身的边界。除了前述字节跳动,团购起家的美团,已经通过投资和自有业务扩张,成为一站式生活服务平台,外卖、打车、共享单车、酒旅、买菜、充电宝等多类业务它都有。

关于边界,张一鸣直言“先不设边界”,王兴的回答则更加值得玩味,“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王兴和美团扩张的中轴线就是让用户“吃的更好,生活的更好”。

如今,20岁出头的阿里、腾讯已经是业务横跨多个领域,市值几千亿美金的“超级帝国”;新一代巨头美团、字节跳动通过10年左右的扩张,体量也已经迈入千亿美金俱乐部。

相比其它巨头,10岁的B站体量还小,市值在几百亿美金级别。仅通过发展自有业务,恐难支撑B站的增长预期,B站需要通过加速投资给它的下步增长加上一个轮子,加速迈向千亿美金市值。

好在B站站在了视频化的风口和年轻人的入口上。它赖以生存的二次元产业,正在维持着高速增长。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约为3.32亿人,预计2021年将突破4亿人。

与此同时,B站的主流用户是一批消费能力尚且不足、但消费潜力无限的年轻人。报告显示,86%的B站月活用户年龄在35岁以下,Z世代的出现,带来新的消费潮流。

这也是为什么B站当前仍处于战略性亏损阶段,资本市场依旧给出了超高的预期和市值增速。2020年初,B站市值还只有爱奇艺的一半,仅用了一年时间,它的市值就成为爱奇艺的2倍甚至更高。

不过,资本市场又是极其趋利和残酷的。B站的在游戏、直播、动漫等领域的投入,一旦不能助力其用户实现可观的增长,市值必然会遭遇调整。

而在这些领域的资本投资只是第一步,它接下来考验的是B站的资源整合能力、管理能力。这恰恰是B站的核心团队需要不断成长、不断向外界自证的地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徐曼菲,编辑:安心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OKPAI全网诚邀商业观点犀利,喜欢科技的你入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