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不再借钱,华尔街松了一口气

Netflix终于迎来了又一个里程碑: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超过2.036亿订阅用户。

根据其最新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Netflix在该季度实现了850万订阅用户的增长,而从全年来看,Netflix在去年的前六个月增加了2590万用户,最终总共增加了3660万用户,创下了新纪录。

事实上,对于Netflix来说,2020年的竞争比过往任何时刻都要更加激烈,几大主流制片厂各自的流媒体服务依次上线。

尤其是迪士尼旗下的Disney+,在推出短短一年时间里,就已经接近了9000万的订阅,比迪士尼原先的预期提前了三年。

正是在这种激烈的竞争之中,外界普遍对Netflix的前景感到悲观,然而最终这家专注自己唯一业务的公司,依然全身而退并且继续维持着领先地位。

Netflix不再借钱,华尔街松了一口气

2020最受谷歌欢迎的10部剧集,Netflix原创电视剧占了9部

相比于在用户增长方面的惊人表现,Netflix在财报中提到的另一个指标则更具有现实意义,这家以大笔借债制作内容而闻名的公司在财报中表示:它“不必为日常业务筹集外部资金”了。可以说这一点似乎比2亿订阅用户更有里程碑意义,虽然依然背负着超过百亿美元的债务,但Netflix表示他们如今的营收能力足以覆盖还债和大量内容制作的需求。

应该说Netflix在用一种激进扩张的策略赢得优势地位之后,终于也成功证明了其商业模式并非空中楼阁。

尤其是在经历了2020年这样特殊的一年之后,Netflix依然保持着超出大多数竞争对手的内容制作能力,这也让这家公司仍然有信心和实力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保持领先地位。

而对于部分还在挣扎的中国学徒来说,Netflix也证明一件很简单的事:保持专注才能最终获得回报

一、Netflix不再借钱,华尔街松了一口气

其实流媒体烧钱却不挣钱的问题,绝不是只有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才会遇到,这样的模式几乎是中外流媒体平台通用的。而如果真的论起烧钱的速度与决心,即便是爱优腾三家加起来的巅峰也远不及Netflix最近几年的表现。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这家国际流媒体巨头一共通过发债的形式借了超过160亿美元来满足其对内容的巨大需求。根本原因其实很简单:它并没有足够的营收来支付高额的娱乐内容制作和基本业务成本,例如员工工资、办公室租金和市场营销等等费用。

这一事实长期以来一直让Netflix的商业模式看起来并不可靠,这就是为什么一些观察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认为Netflix是一个负债累累的“纸牌屋”,并最终会一夜崩溃。

Netflix的联席CEO兼联合创始人里德·黑斯廷斯曾预计好莱坞的传统制片厂将会很快进入流媒体市场,因此他们必须尽快存储内容。为了支付高额的版权内容授权费和生产自己原创内容的成本,Netflix必须借钱,并且不断借钱。

这其中的风险当然很明显,如果Netflix在债务到期时仍无法产生足够的正向现金流,这家明星公司将会面临相当严重的麻烦。

黑斯廷斯所压下的赌注便是Netflix公司吸引订阅用户以及涨价所带来的收入增速,将会最终覆盖还债成本和内容预算。与此同时,好莱坞那些旧势力缓慢的转型速度也从侧面帮助这家流媒体巨头,因为更激烈的竞争到来之前,它们就已经积累起了足够的优势。

这场豪赌目前来看似乎成功了。

Netflix账面上仍然还有超过100亿的债务,但它表示,现在它们已经有足够的收入来偿还这些贷款,同时保持甚至继续扩大内容预算。财报显示,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推动了流媒体服务的需求激增,截至第四季度末,其在2020年第四季度一共增加了850万订阅用户,总订阅用户超过2.036亿。

具体来看,Netflix第四季度的国际市场订阅用户增长明显强于美国本土市场,延续了近来国际市场增长的趋势。在此期间,它在美国和加拿大增加了86万用户,但在亚洲增加了200万用户,在拉丁美洲增加了120万,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则增加了近450万。

其实从账面来看,Netflix其实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实现了盈利,但它依然需要依靠借入数十亿美元的外债来为新内容的开发提供资金。2019年,它的自由现金流为负33亿美元,这是该公司有史以来最糟糕的记录。

在Netflix写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提到,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为负1.38亿美元,而上一年度为负15亿美元。第四季度的自由现金流为负2.84亿美元,同比2019年第四季度为负17亿美元,这也让Netflix在2020年全年的自由现金流为19亿美元,而2019年这一数字则是负33亿美元。

“我们相信公司已经非常接近于可持续的正向自由现金流。对于2021年全年,我们目前预计自由现金流将在盈亏平衡点附近(相对于我们先前预期的负10亿美元的盈亏平衡点)。加上我们82亿美元的现金余额和7.5亿美元的未提取信贷额度,我们不再需要为日常运营筹集外部资金。”

除了资金层面的问题,对Netflix前景悲观的观察者还认为,如果竞争对手们将其最受欢迎的节目从Netflix上撤走,并创造出自己的平台并且投入到原创内容中,那么Netflix将势必受到影响。

的确,传统的几大影视公司都已经加入了竞争行列,而像《老友记》《办公室》等老牌热门内容也纷纷离开了Netflix,并且有超过8700万用户涌向了Disney+。然而,现在Netflix公布了它迄今为止最好的增长表现,让一切质疑都显得多少有些苍白无力。

当然Netflix的高管依然跟去年一样,在尽量为投资者和华尔街打预防针。

尽管在最近一个季度看到了上升趋势,但对于2021年Netflix依然给出了保守的预期。最直接原因就是去年创纪录增长产生的“透支效应”,那些原本没有Netflix的人,在去年也忍不住订阅Netflix。里德·黑斯廷斯去年就不无担忧地表示,订阅用户的增长不会一直如此强劲,因为有太多人已经订阅了,而这正是Netflix在去年第三季度看到的情况。

“当然我们的战略很简单: 如果我们能继续每天改进Netflix的服务,让我们的会员更加满意,我们就能成为他们流媒体娱乐的首选。”Netflix对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中说道:“过去一年就是这种做法的最好证明”。

二、广积粮高筑墙,Netflix展现何为“内容为王”

就在财报发布的前几天,Netflix发布了2021年新电影预告。

根据Netflix的说法,今年它们将上线71部原创电影,每周一部,全年无休。要知道即便是华纳之前高调公布的线上线下同步发行片单,也不过20几部作品,不夸张的说,Netflix基本上用一家公司的体量拍出了超过其他所有五大制片厂总数的电影作品。

“内容为王”这四个字,这个影视行业已经说的太久也太多的词,单就目前来说,整个好莱坞也只有Netflix在真正用这个理念在指导公司的商业决策。因为从商业模式来看,Netflix有且只有一个产品——影视内容,它所有的营收也都来自将这些内容直接销售给订阅用户。

因此我们可以很容易看到内容在某些时刻对Netflix业绩的直接影响。去年第三季度Netflix的订阅用户增长不尽如人意(预计增长600万用户,实际只增加了220万用户),而目前的增长势头表明,Netflix的确可以通过控制自己上线哪些原创内容来实现增长目标。

在第四季度,像《后翼弃兵》和《艾米丽在巴黎》这样的全新剧集立刻收获了一个庞大的粉丝群体。此外,《王冠》等Netflix王牌剧集的惯例回归也让Netflix成为了拥有最佳内容的流媒体平台,尽管它面临着来自Disney+(《曼达洛人》第二季于10月底首播)和HBO Max的竞争。

超过6200万家庭在《后翼弃兵》上映后的前四周内观看了该剧,使其成为Netflix上收视率第二高的限定剧集。唯一打败它的内容来自Netflix去年四月上线的《养虎为患》。

在接近季度末的时候,Netflix还意外收获了另一个大热门剧集《伯捷顿家族:名门韵事》,它们预计该剧在前四个星期内将会积累超过6300万的家庭观看次数。《王冠》第四季也是数周来收视率最高的Netflix原创剧集之一。同时乔治 · 克鲁尼自导自演的电影《永夜漂流》也吸引了超过7200万家庭用户观看。

现在,随着Netflix进入2021年,这家公司正试图让用户知道,它还有更多新内容正等着用户去消费。

在内容储备方面,Netflix比大多数传统影视公司提前制作了更多内容,这使得他们能够在这种大流行病爆发时更好地提供新内容——而其它流媒体服务仍处于初级阶段,内容更多还在计划中很难在第一时间兑现。

尽管疫情依然对电影和电视制作造成严重的影响,Netflix表示,目前已经有超过500部作品正在后期制作或准备在该平台上线,“我们的制作已经在大多数地区恢复和进行——我们已经了解到,在这个快速变化的环境中,灵活性和适应性是最重要的。目前有超过500部作品正在进行后期制作或准备在平台上推出,并计划在2021年每周至少推出一部新的原创电影。因为拥有非凡的人才,相信我们将继续为会员们提供优质的内容。”Netflix在公开信中提到。

从这个保证内容制作的角度来看,Netflix依然发挥出了作为硅谷科技公司的灵活性。

根据《好莱坞报道》的说法,该公司一直在使用一种名为“巴恩斯量表”的内部风险评估工具,该工具由Netflix数据科学家肖恩-巴恩斯开发,它权衡了病毒的社区流行率和拍摄地区的社会行为等因素,以帮助其制作人确定在拍摄现场采用何种安全防疫策略。

“你运行这个模型,它就会告诉你所有可能发生的风险传播方面的数据。”该公司负责原创系列的制作管理副总裁Momita Sengupta说。也正是这类决策使得在亚特兰大拍摄的《红色通缉令》片场成为了类似NBA风格的“泡泡安全区”,工作人员不得随意进出现场。

与此同时,Netflix正在制作的另外两部电影,亚当·桑德勒与勒布朗·詹姆斯合作的《喧嚣》和亚当·麦凯导演的全明星阵容大作《别往上看》,也一直在使用另外一种较小规模的安全措施,只覆盖到演员和主要工作人员,因为演员的感染风险较高,毕竟他们在拍摄时往往不能戴口罩。

除了不断的储备内容,Netflix也在不断加大基础制作方面的投入,使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超级制片厂。

Netflix在2018年收购了位于新墨西哥州的ABQ工作室,去年Netflix计划扩大ABQ工作室的规模——它在2018年收购了该工作室后就将其作为主要制作中心。在过去的两年里,Netflix在新墨西哥州花费了超过2亿美元,使用了2000多家制作供应商,并雇用了1600多名演员和工作人员。

同时Netflix的国际制作也进入了另一个层面,在今年一月初,Netflix宣布在韩国京畿道首尔市郊的坡州市和涟川郡建立两个分别超过5000平方米的制作设施以满足不断扩大的韩国内容制作需求。

从2015年到2020年,Netflix在韩国内容上的投资达到7亿美元,拥有超过80部韩国制作的节目,从《李尸朝鲜》到《爱的迫降》,韩流内容可以说是Netflix吸引国际观众的另一大法宝。

这两个专门建造的设施也说明了韩国影视内容对于Netflix的重要性。

Netflix官方表示:“我们计划在新空间内为Netflix即将上映的韩国原创电影和剧集提供制作支持,包括《纸牌屋》的韩国改编版。”

竞争当然很激烈,但越是这样的氛围之下,才越有可能激发平台的潜力并产生更精彩的内容。

作为行业领头羊的Netflix也展现了极强的专注力与创造力,没有广告、没有游戏、没有PUGC,也没有源源不断的收购与翻拍。真正倾其所有去做好内容,最终自然会收获回报。

正如Netflix联席CEO萨兰多斯在财报视频会议中所说:“我们的目标是制作每个人最喜欢的剧集,每个人最喜欢的电影。其他人也会尝试去做,但人们最终会订阅Netflix来获得这些内容。”

本文作者:大娱乐家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