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高管解读2020第四财季财报:我们推出5G版iPhone的时机正好

苹果公司今天发布了2020财年第四财季业绩。报告显示,苹果公司第四财季总净营收为646.9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40.40亿美元增长1%;净利润为126.7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36.86亿美元下降8%。苹果公司第四财季大中华区营收为79.4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11.34亿美元下降28%。

苹果高管解读2020第四财季财报:我们推出5G版iPhone的时机正好

财报发布后,苹果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首席财务官卢卡·马斯特里(Luca Maestri)和投资者关系(高级)总监Nancy Paxton参加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电话会议实录:

CrossResearch分析师香农·克洛斯(Shannon Cross):谢谢接受提问。能否请你详细地说说中国的情况?卢卡·马斯特里刚才提到在各地区的服务。但是你能否谈谈,苹果在中国的趋势?

蒂姆·库克:谢谢香农。如果你观察中国和上季度情况的话,我会一并解释一下上季度和这季度的情况。上季度,我们看到,我们的非iPhone业务在整个季度呈现了两位数的强劲增长。对于iPhone,你需要分为两部分看待。第一是九月中旬以前,这是往年我们发布iPhone的时间节点,也是消费者需求推动iPhone数据增长的时候。

当然,9月的最后两个星期没有新的iPhone出货,导致数据总体上不如人意。但是上季度在中国的基础业务仍旧非常强劲。如果看我们发布的数据的话,可能会和你所想的有很大差异。就本季度而言,结合对上季度的解释和我们已经获得的动力,以及同样重要的,我们在iPhone 12 和iPhone 12 Pro上看到的初始数据,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有信心,这个季度可以在中国实现业绩的增长。所以,我们对目前的发展非常乐观。还有一些信息,我可以和大家分享。上季度,在中国,我们渠道侧的库存减少比在其他地区更加显著。这也导致中国区的数据与其他区域有所不同。此外,去年同期的新产品在我们iPhone销售中所占的百分比也高于其他区域。希望这些可以帮助你了解我们在中国的情况。至于中国市场,中国的5G发展非常迅速。预期到今年年底,中国将完成60万个5G基站的建设。所以,我们进入中国市场的时机刚刚好。结合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受欢迎程度,我们对中国的业绩非常有信心。

香农·克洛斯:那在全球范围内,你怎么看待5G的趋势?主要驱动力你觉得是什么?

库克:我们正尽全力为iPhone用户提供最好的体验。为此,我们一直与全球各地的运营商紧密合作,确保iPhone的覆盖、电池和电话质量等都表现出色。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在30多个地区跟100多家运营商完成了5G测试。因此,5G在世界各地其实已经很普遍。但是,随着运营商继续扩大5G覆盖范围,未来将会不断有更多地方可以用上5G。每周都会有新的变化。所以,事情只会变得越来越好。当然,肯定有会一些地方的发展比其他地方更快。但我们认为,我们推出5G设备的时机正好。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Jeriel Ong:我想问的和季节性有关 。过去五年来,环比增长通常为50%左右。你觉得新产品发布后,今年的增长会更显著吗?

卢卡·马斯特里:本季度跟过去相比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首先就是我之前已经提过的,iPhone的发布时间与往常不同。我们在本季度的第四周发布了新款iPhone的两款机型,iPhone 12和iPhone 12 Pro,然后在本季度第七周会发布另外两款机型,iPhone mini和iPhone 12 Pro Max。所以,在看待增长率时,需要记住这个区别。至于其他产品类别,我们预期增长会达到两位数。所以,我们对目前的发展十分有信心。我们在五天前,开始接受预定。虽然没有太多数据可以分享,但我们认为今年对iPhone、对整个周期而言,存在很多有利因素。我们拥有有史以来最好的iPhone系列。iPhone的安装基础非常庞大,并且仍在继续增长。这一切都空前高涨。显然,5G也是十年一遇的好机会。在一些市场上,特别是在美国市场,运营商非常积极。这对消费者是好事,当然对最终对我们也有利。所以,基于目前的形势,我们对未来非常乐观。

Jeriel Ong:谢谢分享。我还有一个战略方向的问题。Apple One服务捆绑包是希望将多个服务捆绑在一起。那我想知道,然后有些投资者也时常问我,那可不可以把苹果的硬件也捆绑在一起?如果服务捆绑可行的话,硬件捆绑是不是也可行?如果不是的话,是不是因为捆绑硬件并不能带来和服务捆绑相同的好处?

库克对于硬件捆绑,今天没有信息可以公开的。但我们确实认为人们倾向于每月为他们的硬件支付一部分费用。因此,我们的商店和线上销售提供了分期付款选项。也正因为如此,有些渠道也基于按月支付的方式出售硬件。对于某些购买者来说,这跟订阅模式已经有点类似,因为他们习惯在使用一部手机一段时间之后,换新手机,并利用这部手机的剩余价值换取新手机的购买补贴。然后在服务方面,经常有消费者问我们,是不是可以提供一种更加简单便捷的方式,可以直接购买所有的服务?当然,我们希望更好地服务用户。于是,我们想到推出Apple One。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Katy Huberty:新技术,包括支持5G的芯片在内,在今年给成本带来了一定压力。但在这一产品周期,新款iPhone的平均销售价格基本没变。那iPhone 12的边际利润和以往的产品周期相比,有什么不一样吗?

马斯特里:首先,我们没有为产品类别提供毛利率水平的展望。但我之前提到,我们预期公司的毛利润总体上与上个季度保持一致。然后,上个季度的业绩,你也看到,是比较强劲的。因为我们以基本不变的价格,出售新款手机。但同时,我们也为新的手机带来了新的技术。我想说,商品环境非常好,已经有好几个季度,商品环境没这么好过了。我不必说,外汇将是这个季度的一个不利因素。我们已经说过,外汇不会对这个季度造成影响。因为,我们对销售业绩预期充满信心,强劲的业绩可以抵消外汇的因素。而且,我也认为毛利率变化也非常好,在提供更好的技术的同时,仍能实现同等水平的毛利率,我想这也是投资者们所期待的。

Katy Huberty:让我们再来谈谈服务业务,它当然不是依赖某一个业务,但是从历史上,许可和其他服务一直是增长的驱动力,也是广告收入的来源。鉴于谷歌的反垄断压力,你觉得许可和服务业务中其他细分领域可能出现的减少风险是什么?你觉得其他服务有没有机会弥补任何潜在的弱势?

库克: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发布了许多服务,我们也在大力推广Apple TV+ and Apple News+和 Apple Arcade,以及后来的Apple Card。我们也刚刚推出了Apple Fitness+。还有许多服务,它们推出的时间更早,从App Store到iCloud,表现都非常不错。因此,这里发展的空间和潜力也很大。谷歌的反垄断诉讼,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我想应该需要比较长时间才能看到结果。

Evercore分析师Amit Daryanani:刚才你有提到iPhone的安装基础,达到有史以来最高位,满足度也非常高。而我们的数据表明,iPhone的更换周期正在延长。所有这些因素,是否让你更有信心,相信我们可以迎来iPhone收入增长的延长期?

库克:我们对于当前的周期非常乐观,非常非常乐观。因为当你回顾我们所做的一切时,你可以看到,我们首次发布了四款iPhone,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款。这也是我们迄今为止拥有的最强大iPhone系列。我们的用户基础确实十分庞大,忠实度高,并且仍在继续增长。我们也在争取新用户。对此,我十分乐观。在5G这方面,我们正迎来十年一遇的好机会。因此,当我考虑所有这些因素时,当我观察iPhone 12和iPhone 12 Pro的初始数据时,我知道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Amit Daryanani:卢卡,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问卢卡,关于服务的毛利率。服务的毛利率一直保持着较高水平。我想知道,你觉得67%的毛利率是否是可持续的?以及你认为,维持高水平毛利率的两三个因素是什么?

马斯特里:显然,我们对服务的毛利率水平感到十分满意,年同比增长接近300个基点。原因当然是,我们正在增加服务收入,因此我们也通过这些服务积累优势。我之前也曾解释过,我们的服务产品组合具有不同的利润率特征。因此,根据产品的组合,我们可以看到利润相应地增长。但我们也在不断推出新的服务,对于新服务,我们需要做大量投资。但是我们已经证明,例如今年,我们推出了很多新服务,也做了必要的投资,但我们依旧有能力扩大毛利率。所以,我们对服务的发展轨迹充满信心,我们也非常高兴地看到消费者对所有服务有所回应。因为,我们几乎在每个类别上看到破纪录的收入水平。所以,我们在服务业务方面拥有的所有动态、优势等,都在发挥作用,并转化为利润。

摩根大通分析师Samik Chatterjee:我想先从iPhone产品系列开始。年初,你曾提到,由于美国政府向消费者发放了刺激消费的纾困金支票,iPhone的销售量所有上升。所以,你是否看到消费者支出方面有什么变化?宏观经济是否会影响你对iPhone销售——尤其是新产品系列——的看法?

库克:在9月中旬之前,消费者对iPhone的需求已经呈两位数的增长。因此,势头非常好。特别是考虑到iPhone 12 Pro和iPhone 12的发布,势头更旺盛。如果你想知道,不同的宏观支出环境,是不会进一步刺激iPhone需求,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你没办法对此做实验,所以我不能百分百地打包票。

Samik Chatterjee:我还想就谷歌的案子再问一个问题。我们可能面临第二波的反垄断调查。我认为,所有公司都在为此做准备。那你是否可以分享一些想法,比如你如何就库存水平或供应链采购做准备,以应对年初时面临的潜在风险?

库克:我们正尽一切努力,但安全仍是第一要务。以我们的商店为例,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将实体店转变成“Express Storefront”。我们已经在许多地方实施了这个新概念,我们相信这可以保障我们的员工以及消费者的安全。但具体的效果仍要看实际的情况。我们也增加了大量的电话客服人员,因为有越来越消费者通过电话与我们联系。当然,在线商店也始终保持正常运作。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各个渠道也正在做一些类似的事情,和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所以,在我看来,大家都在尽各自的所能,采取应急方案,并找到适应环境的新方法。但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Cowen & Co。分析师Krish Sankar:我有两个问题。首先请问卢卡。我能理解你不想提供产品或细分领域的毛利率。但是,你之前提到,12月份季度的毛利率应该与9月份季度的类似,可以达到两位数水平。但人们普遍认为,对于iPhone的销售额,高额成本将对毛利率造成不利影响,而运营商补贴也是一个有利因素。那你怎么看待12月份季度的毛利率水平?

马斯特里:通常,在12月份的这个季度,我们会面临一些积极的因素,首先是季节性浮动,我们正好进入假日购物季。其次,我们也改善了产品的组合。今年的改善尤其显著。我们发布了新款iPhone。但与此同时,在过去几周,我们也发布了很多其他的新产品。我们发布了新款iPhone,也发布了新款Apple Watch,新款iPad等等。所以,显然,每次发布新产品时,成本结构势必会提高。这也是硬币的另一面。但是,我们相信新产品和成本提高是可以平衡的。而且我再强调一下,我们也为消费者带来了新的技术,新的功能。这一次,外汇不构成影响因素。这跟以往的情况有很大不同。

Krish Sankar:第二个问题请问蒂姆。我有点奇怪,你在开篇词中没有太多地提及支付生态系统。那我想知道,你对自己的整个支付生态系统——包括Apple Card、Apple Pay、Apple Cash这些,有什么看法?

库克:我没有提及支付生态系统,纯粹是因为有太多内容要讲,实在无法面面俱到。我们对整个支付服务领域仍旧充满热情。Apple Card的表现不俗,Apple Pay表现也异常出色。你可以想象,在当前的环境下,人们使用银行卡的意愿更低。因此,无接触式付款的接受程度大大提高,并且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美国在非接触式支付这方面其实相对有点落后,但疫情可能会帮助我们前进。因此,我们对这一领域也非常乐观,相信我们可以在方面大展身手。我们对支付也的确非常感兴趣。

杰富瑞分析师Kyle McNeely:感谢接受提问。我的问题跟供应链有关。鉴于今年iPhone系列的生产延后,你是否认为年底之前,供应可以满足需求?有没有零部件短缺的情况?或者其他新措施来增加每周产量?

库克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特指iPhone。但是如果是说iPhone的话,我们确实受到一些限制。但这并不奇怪。我们正在加紧生产,但供应限制会持续多久,我们也很难预测。准确来说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开始接受iPhone 12 mini或iPhone 12 Pro Max的订单。等开放预订时,我们可能会面临新的情况。但是现在,我们的确受到供应的限制。当然,Mac、iPad、以及部分的Apple Watch等产品的供应也有限制。因此,我们现在有很多方面需要关注的。我们也正在努力想办法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但眼下,我没办法告诉你,什么时候可以走出供应困境。

Kyle McNeely:然后是Mac和iPad的问题。你怎么看待Mac和iPad强劲需求的持久性?供应限制似乎是一个维持强劲需求的好机会。所以,我们应该怎么看待12月份季度(购物季)和3月份季度(开学季)的季节性趋势?

库克:卢卡已经提到过,所有产品和服务,除了iPhone之外,增长将呈现两位数。我们也继续看好Mac和iPad的表现。我相信,远程学习和远程工作的趋势不会消失。即便我们的生活恢复常态,它也会是一种新的常态,因为人们会发现这种远程趋势也有好的一面。所以我相信,我们不会回到和原先完全一样的状态。这也意味着,在这样的情况下,Mac和iPad会变得更加重要。上季度这两款产品的增长已经非常惊人。Mac的增长达到29%,iPad达到46%,这些数据非常显著。卢卡也提到,9月份季度的Mac增长,是公司历史上的最高水平。而且现在,我们也确实为返校的大学生提供了更大力度的优惠。所以,这也是促进增长的因素之一。

Raymond James分析师Chris Caso:第一个问题,我想问问iPhone的定价。今年的iPhone定价和往年有些不同。iPhone 12的定价稍微上涨。然后,iPhone 12和iPhone 12 Pro之间的价格差距也缩小了。你能分享一下如此定价的背后想法吗?定价的改变会给单位弹性或混合平均销售价格有什么影响?

库克:iPhone 12系列的起售价在多数地方都是699美元。但实际上,人们实际支付的价格与起售价是有区别的,因为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在美国,当然也包括其他国家,人们会购买运营商合约机。当然,运营商会给出更大的优惠力度。因此,消费者实际支付的价格才是重点。可能你觉得iPhone 12和其他机型的差价是200美元,但实际上消费者可能会觉得这差价有300美元。目前,我们只有iPhone 12和iPhone 12 Pro的数据。因为iPhone 12 mini和iPhone 12 Pro Max还没开始接受预定,所以我们暂时没有这两款设备的数据。但我们一直希望通过定价给消费者带来更大价值。今年,我认为我们做得比往年都更好。而且,今年的iPhone也有了更多功能,包括5G。

Chris Caso:还有一个问题。在美国,有些运营商提供的优惠力度非常之大。这是否意味着随着我们向5G的迈进,运营商也在做相应的调整?这些优惠措施会持续多久?然后随着5G在全球范围的普及,我们有没有可能看到运营商提供越来越多的优惠措施?

库克:我不代表运营商合作伙伴发表评论。具体的方案,应该由运营商自己来解释。但总的来说,鼓励消费者选择5G符合大部分运营商的利益。当然,选择5G也符合消费者的利益。我们也乐于见到这种趋势。所以,眼下的情形就是,大家都在朝着相同的方向努力。这是以前所没有的形势。所以,我才说,我对未来非常乐观。当然,这只是比较重要的因素之一。安装基础的规模、整个产品线等等,也都非常重要。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