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马斯克们,都是怎么花式避税的?

巴菲特、马斯克们,都是怎么花式避税的?

拜登努力推进富人税之际,美国富人偷税行为遭到曝光。在这些亿万富豪之中,有些人多年来甚至一毛钱联邦所得税都没缴纳过。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股神巴菲特、前纽约市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

他们究竟是怎么花式避税的?

一、离谱的实际税率

6月8日周二,美国新闻网站ProPublica发布报告,揭示了最富有的美国人如何大举避税。

根据上述网站从美国国税局(IRS)获得的机密税务文件,在2014年~2018年期间,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共缴纳136亿美元联邦所得税。

尽管这一数字已经相当惊人,但跟他们在此期间获取的财富相比,也仅是九牛一毛——据《福布斯》统计,这25人的财富在这五年间累计增加了4010亿美元。

由此,若将他们每年缴纳的税款和同期财富增长的比值视为实际税率,那么他们的实际税率仅有3.4%。

其中,在这五年间财富增长243亿美元的巴菲特仅缴纳了2370万美元的税款,实际税率为富人最低,仅为0.1%。身家涨了990亿美元的贝佐斯紧随其后,实际税率为0.98%;布隆伯格和马斯克的实际税率则分别为1.3%和3.27%。

巴菲特、马斯克们,都是怎么花式避税的?

图源:ProPublica

相比之下,美国中产过的又是什么日子呢?

在2014年~2018年期间,美国中产家庭税后净资产平均增加6.5万美元左右,大部分还是出于房屋价值走高的缘故。

然而, 由于中产的绝大多数收入都是工资,因此,他们的税单几乎与增加的财富数量持平,接近6.2万美元。

二、操作的手法

富人们的财富爆炸式增长,市场有目共睹。那么,他们究竟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避开大额税金的呢?

1. 2007年和2011年未缴税的贝佐斯

先拿世界首富贝佐斯来说,他从2014年到2018年报告的收入为42.2亿美元,缴纳的税款为9.73亿美元,但考虑到其身家暴涨至近千亿美元,实际税率不到1%。

而在2006年~2018年期间,贝索斯的避税行为更为惊人:总收入65亿美元,纳税14亿美元,然而其财富暴增1270亿美元,实际税率仅略超1%,达到1.1%的水平。

巴菲特、马斯克们,都是怎么花式避税的?

贝佐斯与美国普通家庭财务、纳税状况对比,图源:ProPublica

其中,在2007年,亚马逊股价翻倍,贝佐斯身家增加了38亿美元,但他没有缴纳任何联邦所得税——在与前妻MacKenzie共同申报纳税时,他只申报了4600万美元的收入,其主要来源为外部投资的利息和股息。

如此一来,他就可以用债务的利息支出、“其他支出”等等投资损失及抵扣来抵消赚到的每一分钱。

2011年同样也是贝佐斯未缴税的一年。当时他的身家稳定在180亿美元左右,但他在报税时称其投资损失超过了收入,并且以此为由为自己和儿女申请了税收抵免。

2. 巴菲特的避税“伎俩”

再看实际税率仅有0.1%的股神巴菲特,因其一直持有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这就能让他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将财富转化为收入。

自2015年至2018年,巴菲特年收入约在1160万美元至2500万美元之间,这是一个不算很高的数字。

此外,巴菲特的另一“策略”在于,将收入减少到最低,也就能够减少税收。

具体来看,如果伯克希尔·哈撒韦向股东们支付股息,那么,以近年来的平均水平计算,巴菲特将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股息收入,这些年来每年还将欠下数亿美元的税款。

这里举一个巴菲特避税的案例。

1973年,巴菲特斥资1060万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集团10%的股份,在持有期间巴菲特劝说盛顿邮报集团将分红用于回购,避免了上交分红收入所得税。

到了2013年,亚马逊的贝索斯以2.5亿美元从华盛顿集团购买了《华盛顿邮报》,剥离了《华盛顿邮报》的华盛顿邮报集团改名叫格拉汉姆控股公司(Graham Holdings),巴菲特此时持有的格拉汉姆控股公司的股份价值12亿美元,此时巴菲特计划退出。但从1000到12亿有超过99%的资产增值,需要交约38%的税,光税就高达约4亿美元,怎么办?

不用急,由富人们给自己立的法里面早已经留好了后门:美国税法第355条允许美国公司把自己的子公司分配给股东(相当于分红或配股),并在一定条件下,公司和股东都不需要额外交税。

具体操作是这样的:格拉汉姆控股公司的资产分成三部分装入新的子公司里,三部分资产分别为:4.59亿美元伯克希尔公司的股份、3.64亿美元的迈阿密电视台以及2.67亿美元的现金。

然后格拉汉姆公司将这个子公司转给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对价”就是巴菲特将自己持有的价值12亿美元格拉汉姆控股公司的股份“还回去”——实际结果就是实现了退出。

虽然表面上巴菲特收到了三样资产总计仅有10.9亿美元,“赔了”1.1亿美元,但实际上这1.1亿是转移给了格拉汉姆公司的股东,同时巴菲特自己也省下了2.9亿美元的税金。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国税局一分钱税都没收到,相当于巴菲特和对方股东将4亿税金自己给分了。

那有人会说,这只是延迟而已,巴菲特早晚得交延迟缴纳的税。“不幸”的是,巴菲特决定将全部家产在死后捐给“慈善组织”,而捐给慈善组织的钱是不用纳税的。换言之:巴菲特到死都不用交税,其成立的“慈善组织”仍将控制大量财富——子子孙孙、万世不绝,而在此过程中理论上永远不用交税。

3. 马斯克借钱避税

除了上述方法之外,ProPublica指出, 还有一种可以用来避税的方法,那就是借钱。

如果你拥有一家公司,还拿着巨额薪水,你将为其中的大部分薪资支付37%的个人所得税。

如果选择卖出公司的股票,你必须缴纳20%的资本利得税,还将失去公司的部分控制权。

但如果你借了一笔贷款,所需支付的利率仅为个位数,还不用交税。

其原因在于,贷款必须偿还,因此不会被美国国税局归进收入范围;尽管向银行贷款需要抵押品,但富人们显然拥有很多。

这就不得不提到“币圈教主”马斯克了——去年,他刚刚抵押了约9200万股股票作为个人贷款抵押品,截至今年5月29日,这些股票价值约为577亿美元。

近年来,马斯克无论是在新能源车、航空航天还是币圈,都是一时间风头无两。

但值得注意的是,他所缴纳的税款与其狂飙猛涨的财富并不匹配:2015年缴税6.8万美元,2015年缴纳6.5万美元,2018年一分钱也没缴。

4. 慈善避税

这里就要提到很多富豪通过慈善捐款来规避巨额遗产税,从盖茨,到巴菲特、扎克伯格,都声称死后“裸捐”,一个子儿都不留给儿女,近三十年美国富豪的基金会数量翻了三倍,为什么美国富豪都这么热衷慈善呢?

从事慈善事业,这背后的一个重要背景,是美国遗产税的开征和税制改革的出台。

1916年,美国开始征收总遗产税,税率最初就高达40%;8年后,为了防止有人把遗产变成生前赠予钻空子,美国政府又开设了赠与税作为遗产税补充,最高一级税率达到50%。

也就是说,一旦美国富豪把全部身家以遗产形式留给后代,立马就会被国家拿去一半。而且,账面上的钱是不能拿来交遗产税的,很多富豪股份之外的家产根本不够交税,变卖公司股份,就意味着要削弱对公司的控制权,那可是辛辛苦苦奋斗了一辈子的事业。

怎么办呢?富豪们发现,一个私人基金会就可以搞定这一切。

在美国,捐赠是免税的,原本要削去一半的遗产转入基金会里,则可以一分不少地打过去,完美避开遗产税。而且,西方私人基金会内部章程自定,富豪完全可以任命儿女们做基金会会长,这样一来,所有钱款流向实际仍然掌握在家族手里,外人无权干涉。

成立之后,根据美国法律,基金会每年只需要拿出5%的资产用于慈善相关活动,注意,是相关,这还包括把子孙后代拉到基金会上班开出的高工资,包括各种名目的公关费用,包括平时吃喝玩乐的报销,花样百出。

之前特朗普也被曝出花式避税,和基金会异曲同工,举个例子你就知道什么叫想象力限制了我的富有。比如录制一档真人秀时,特朗普据称,花了7万美元做发型设计,10万美元给女儿化妆,30万美元给录制场景进行设计装修,更狠的是,还有高达2600万美元的所谓“咨询费用”,想必是特老师一边和导演聊天,助理一边在旁边数他说了几个字,明码标价,一字千金。(关于慈善避税更多内容可参考此前文章:《盖茨们“裸捐”为避税?美国富豪慈善背后的秘密》

三、富人的回应

对于ProPublica的“指控”,巴菲特已在一份长达23页的详细声明中作出回应,为自己辩护。

股神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绝大多数的股东倾向于公司将利润用于再投资,而非发放股息。比如在2014年,公司A股股东以87:1的票数反对分红,B股股东以47:1的票数也投出了反对票。

这或许意味着,伯克希尔拒绝派息,并非是出于巴菲特希望降低个人税单的意愿,而是股东们的意思。

巴菲特还称,股东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资金当中很大一部分都将被用于慈善事业,而非用来消费或追求家族财富。

另外,这位承诺将其99%净资产拿去做慈善的“奥马哈先知”还算出,迄今为止,他每捐出1000美元,就能获得不到50美分的税收优惠。他也更喜欢把钱捐给慈善机构,而不是交给联邦政府来偿还国债。

我相信,与不断增加的美国国债相比,如果将这笔钱用于慈善事业,对社会更有用处。

其他富人方面,贝佐斯和亚马逊均拒绝对此事置评,其前妻MacKenzie同样未曾发声;马斯克仅回答了一个问号“?”,此后没有进一步回复。

但根据报道,巴菲特、布隆伯格和华尔街“狼王”卡尔·伊坎在内的几位均表示,已经缴纳了所欠税款。

四、IRS的调查

在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当地时间6月8日的听证会上,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Ron Wyden)援引ProPublica的报道称,美国最富有的人在新冠疫情期间收入丰厚,但没有支付应得的税款。

怀登表示将提交一项提案,要求每年对美国富人进行的投资收益征税,而不仅仅是在出售投资时征税。

怀登还表示,鉴于美国国税局有责任保护纳税人的数据,国税局需要调查这些数据是如何被泄漏的。

随后,美国国税局局长Charles Rettig称,已针对美国富人税务信息泄露一事开展内外部调查,泄密者之后或将受到刑事处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作者:曾心怡、乐鸣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