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必要一天吃三顿饭吗?其实不一定

虽然大部分人都习惯一天吃三餐,但关于一天到底吃几餐好的说法非常多。 有人说,一天只吃一餐顿就能减肥;也有人说,少食多餐、一天吃个六七顿才减肥;还有人说,不吃晚饭,饿治百病······有没有一脸懵?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绝对的答案,不同情况,不同选择,总之,不管一天吃几顿,都是一个饮食原则: 总量适宜,搭配上运动活动量要符合需求;每顿的量不会有肠胃负担,争取多样营养均衡,间隔时间合理。重要的是饮食习惯的改变是否让你感觉良好和健康,它们是否比你之前的做法更适合你现在的生活和需求。原文标题There’s No Real Reason to Eat 3 Meals a Day,作者AMANDA MULL。

你有必要一天吃三顿饭吗?其实不一定

在我生命的前34年里,我总是一日三餐。我从来没有多想过,这套流程让我很满意,很容易融入我的生活,而且一日三餐也是一般人的习惯。不过到了去年夏天,这几十年的习惯开始被侵蚀。在家工作的时间的灵活性和没有社交活动,让我没有真正的理由,在一天中的任何特定的时间段里去打开我的冰箱。为了应对,我做了许多美国人在过去一年里所做的事情。我摸索出一套新的生活方式,最终我想出了一些奇怪但可行的结果:吃大餐(一顿吃很多)。

每天吃一顿,吃一顿大餐,不受时间的束缚。大餐不是早餐、午餐或晚餐,这些社会习惯在我的家中不再存在。大餐出现在你准备好要吃的时候,这是一个只有你才能确定的时刻。对我来说,这通常是在下午晚些时候,但有时是在早餐时。一般来说,大餐每天都会发生一次。

在间歇性断食的节食的趋势中,人们将自己的卡路里摄入压缩在有限的几个小时内。但这根本不是大餐的本质,它不是节食。每当我想吃零食的时候,我就会吃零食,带辣椒酱的饼干、有时是提供大餐的土耳其外卖店吃剩的鹰嘴豆泥、勺子上的一团光滑的花生酱。这句话开始是一个笑话,我无法向朋友解释为什么我在下午的时候做意大利饭,或者为什么我在下午6点没有回答 “晚餐吃什么?”,除了 “呃,好吧,我在上午11点吃了一个巨大的卷饼,吃了一下午的东西,所以我想我今天已经吃完了。” 现在,我只是说,“是时候吃大餐了,”或 “我刚吃了大餐。”

我自己饮食上的这种奇特的变化只是一个开始。疫情几乎打乱了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环节,但对人们饮食方式的影响尤为严重。餐饮业的停业和周末的无聊,促使这个寡言少语的国家的厨师们自己准备更多的饭菜。送餐APP的中间商加强了对外卖市场的控制。供应短缺使得面粉、豆类、面食和酵母成为热门商品。病毒式传播的食谱层出不穷,谁说我们不能让大家对汤圆、香蕉面包、葱油面、烤羊奶酪或真正优秀的铸铁锅披萨感兴趣?

即使对于过去一年中生活相对稳定的人来说,疫情中饮食的变化也是混乱的。这并不是说它们都是负面的。日常生活中的大转变有办法迫使人们养成新的习惯,也迫使他们弄清楚自己到底想吃什么。

如果你仔细阅读过去一年的食品商业新闻,毫无疑问,很多人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习惯。例如,很多人都在购买更多的零食,1月份,Frito-Lay表示,它的一些知名品牌,如Tostitos和Lay’s,在今年完成了大约30%到40%的销售增长。根据一项市场分析,整个 “水果零食”品类的销售额增长了一倍多。冷冻食品的销售额增长了20%以上,口香糖和葡萄酒等各种包装食品的网上订单也有明显增长。

但是,销售数字和趋势报告只讲述了故事的一部分。在这些数字之下,人们正试图将他们的个人环境塑造为生存能力,甚至可能是乐趣,无论他们如何努力,而最大的统一因素是,“正常”几乎不存在了。对于数百万在疫情期间失去收入的人来说,仅仅是买到杂货,往往就是一场艰苦的胜利。在富人中,持续不断的鱼子酱配送和在高级餐厅获得私人的、安全的餐饮泡沫,让一切都变得新奇起来。中等家庭则争先恐后地形成了自己的新的、特异的生活方式。

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一位社区大学管理者温迪·罗宾逊告诉我,每周大部分时间在家工作对她的影响与对我的影响正好相反。这给她的生活中增加了更多的饭菜。在疫情之前,“我的很多饮食都是以方便为主,我没有专门的午餐时间,因为我实在是太忙了。”她说。食物的来源很不稳定,从同事的桌子上、从校园食堂、从星巴克、从深夜工作后回家的路上买。现在,她大部分时间都吃真正的午餐,而且她做的饭菜更多,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爱好,因为她可以在参加电话会议的时候和以前的通勤时间做饭。

孩子们必须要有自己适应疫情。罗宾逊和她的丈夫大部分时间也在家里工作,有两个孩子在远程上学。尽管头几个月很不顺利,也有很多持续的压力,但罗宾逊说,在家的生活也让她有更多的机会和孩子们一起做饭,教他们基本的知识。最近,她12岁的儿子已经开始在家庭用餐时热情地投入其中。“他能做出大煎蛋卷和美味的炒鸡蛋,他还会自己做烤奶酪。”罗宾逊说。“有时候,当我真的很忙的时候,他就会给我做午餐了。”

对于年龄较小的孩子来说,事情可能会比较棘手。斯科特·海因斯的儿子,分别是4岁和5岁,还没有大到可以自己进行烹饪,但他们已经大到可以自己找零食。“有几天他们吃过零食,没有吃饭,”一位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建筑师海因斯告诉我。“他们在上网课的日子里,无法控制自己,只是因为他们感到无聊。” 在好的方面,海因斯是一位热衷于烹饪的人,他经营着一份用于分享他最喜欢的食谱的通讯,他说,每周有一部分时间在家工作,这让他今年可以尝试更多类型的烹饪项目。以前,他经常依赖可以用微波炉加热或其他方式快速准备的食物。而现在,他说:“我可以做汤;我可以做一些放入高压锅或在荷兰烤箱中放置几个小时的东西,因为我可以在午餐时间之前开始做饭。”

对于没有孩子的人来说,尤其是那些独居的人,这种疫情的影响在厨房里的表现有些不同。当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就不用叮嘱你的伴侣洗碗,也不用和室友交换做饭的职责,也不用让新晋的小厨师切菜。每次饿的时候,都是你。“付出的努力是巨大的。”旧金山30岁的项目经理Ashley Cornall告诉我。“感觉很多时间都在洗碗,或者在厨房里,准备一些东西。” 在疫情之前,Cornall的许多饭菜都是社交场合吃的,或者是从为湾区的办公人员在办公室里提供食物而建造的几十亿家餐馆里快速取来的东西。她偶尔还是会叫外卖,但经常会觉得让送餐员把食物送到她面前很不方便。因为白天不断的Zoom会议让她很难溜出去拿东西,所以她往往会发现自己用零食凑合着吃。

即便如此,Cornall告诉我,当她确实有时间时,她已经逐渐喜欢上了做饭。“晚上放着音乐,做一顿饭,喝半杯酒,花点时间享受一下,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她说。对食物中的内容有更多的控制,也帮助她更接近改吃素的长期目标;她还没有完全达到这个目标,但她吃的肉比以前少了很多。

摆脱一日三餐的常态,乍一看可能会觉得不自然,但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弧线中,一日三餐这种饮食安排既是极新的,也几乎完全是出于社会便利。纽约大学的食品历史学家艾米·本特利认为,一日三餐并不是因为营养科学或人类的自然倾向我们才会这样做。相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工业化的结果,工业化使工作日正式化,并使许多人口定期离开家里。工业化前的美国更多的是农村和农业,人们在白天工作,上午中段和下午晚些时候暂停。“这更像是一种两顿饭的时间表,以户外体力劳动和农业劳动为基础,饭量往往相当大。”本特利告诉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被吸引到家庭以外的日常生活中,更多的孩子被送去上学,家庭主妇和家政工人,这些曾经在美国中产家庭中很常见的人,也加入了正规的劳动力市场。工业化的食品加工开始提供一系列以快速简便的早餐食品为卖点的产品,这些产品以前从未出现过,但在二战后却加速了普及。工业化的早餐,如玉米片和速溶燕麦片,使得饭量普遍偏小,营养空洞,这意味着人们随后需要在白天再次进食,然后再往返于家,以备晚餐,而晚餐在家庭社交生活中的作用是很重要的,而且往往现在仍然是。

你可能已经可以看到断层了。当然,消失的通勤时间、远程教育以及在电话会议期间灵活地做一个三明治会改变人们的饮食方式。一天三餐的公理被创造出来,是为了让人类的生活围绕着离开家到别处工作一整天的必要性,现在人们又一次围绕着一系列全新的挑战。我们以往的饮食安排并不比每天在隔间里坐10个小时更自然。

但食物是一个充满情感的话题,人们常常担心他们行为的改变是不健康的,即使是那些感觉很自然的行为。纽约扬克斯的注册营养师雷切尔·拉基专门治疗她的大部分低收入客户中的饮食失调,在过去的一年里,她经常听到这种担心。“人们现在感觉他们的日常很模糊,在他们的一天中没有很多固定的东西,”她告诉我。“如果我们有一个常规,我们的身体就会开始说,好吧,现在是中午;这是我的午餐时间。我现在饿了。” 如果没有这种期望,人们会在一天中不一定是吃饭时间的时候注意到自己的饥饿感,或者在他们认为自己应该吃饭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什么胃口。

这些挑战对每个人的打击都是不同的。如果你有钱购买厨房设备和食物,或者如果吃饭对你来说不是一个紧张的、情绪化的雷区,适应自己的转变需求就会更容易。但拉基说,很多关于 “隔离15天”的恐慌性言论都是愚蠢的。人们会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变而自然地增减体重,而现在增重几斤的极端反应会加重疫情对身心健康的伤害。拉基告诉我,重要的是饮食习惯的改变是否让你感觉良好和健康,它们是否比你之前的做法更适合你现在的生活和需求。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OKPAI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